看啦又看小說網(电竞小景甜 www.acrdx.icu)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強倭

    倭寇,漫山遍野的倭寇,密密麻麻,粗略估算起碼得有兩三千人之多。(M.www.acrdx.icu看啦又看♀手機版)

    這些倭寇一個個臉色猙獰,禿著一半腦袋,穿著倭服,著兜襠褲,光著腿腳,手持長槍、倭刀,背著弓矢,嚎叫喊殺著,如同地獄里爬出來的惡鬼一樣嗜血兇殘,徑直向著西城門殺來。

    “殺啊?!?br />
    “嗷嗷嗷……”

    “殺す!殺す!”

    倭寇的喊殺聲震耳欲聾,奔襲時卷起滾滾沙塵,如同一條猙獰的惡蟒一樣。

    “天啊,怎么有這么多倭寇,漫山遍野密密麻麻,這起碼得有三五千了吧,這下可怎么辦???!去年兩百多個倭寇就攻破縣城了,這次這么多倭寇,怎么可能守得住縣城啊,我們干脆跳下去自殺算了,至少還能留個全尸……”

    “娘啊,咋這么多倭寇,哎呦,這可怎么辦啊,守又守不住,逃又逃不了,老天爺啊,求求您給我們留條活路吧?!?br />
    “嚇死我了,你們看那倭寇一個個兇神惡煞的,跟地獄的惡鬼似的,好可怕啊……”

    老百姓看到漫山遍野喊殺著沖來的倭寇,嚇得渾身瑟瑟發抖,哭爹喊娘聲一片,有少人嚇得褲子都尿濕了,腿肚子發軟,咕咚一聲堆在地上。

    縣城滿是絕望的氣息,人們愴地呼天、絕望哭嚎,如末日到來了一樣。

    不止老百姓如此,城墻上守城的一些衙役和兵丁,此刻也有不少人嚇得腿肚子發軟,手臂哆嗦不停,手里的刀劍都握不住了,哐當一聲掉在地上。

    他們抓抓小偷小摸、看看城門收收通行費還行,可是守城殺倭寇,對他們來說,太勉強了。

    “怕什么!是男人就打起精神來!倭寇又不是三頭六臂,都是爹生娘養的,有什么可怕的!倭寇在城下,我們在城上;倭寇又不會飛,他們沒有爬墻梯、攻城錐,缺乏攻城器械,我們處于優勢地位,有什么可怕的。只要我們勇敢堅守,就一定能守住縣城!”

    在一片絕望、恐懼之中,朱平安站出來了,對眾人朗聲大喊,如同驚雷一眼,將人們從絕望、恐懼之中喚醒,給人們打了一針鎮定劑、強心劑。

    “打起精神來,我們身后就是我們家,是我們的父母妻兒,如果我們不能守住城池,那么倭寇就會燒掉我們的家,殺掉我們的父母,蹂躪我們的妻兒!”

    朱平安站在城墻上來回奔走,大聲疾呼,作戰前動員,激起眾人的斗志和勇氣。

    在朱平安的感染下,眾衙役和兵丁雖然惶恐不已,但總算是打起了精神。

    朱平安看著面上波瀾不驚,鎮定自若,其實手心里面全是汗。這是朱平安第一次看到倭寇,也是朱平安第一次遭遇倭寇攻城,看著城下密密麻麻襲殺過來的倭寇,朱平安心里面也慌得一批,倭寇有三千多人,而己方只有一百來人,能不慌嗎,但是慌解決不了問題,而且自己作為防守核心,更不能慌亂,所以朱平安將恐慌深藏心中,將冷靜和自信表露于外。

    樹林距離縣城不遠,倭寇喊殺著,很快就沖過來了。

    半月頭,猙獰的表情,倭刀上未干的血?!誄喬繳峽吹囊磺宥?。

    城墻上的衙役、兵丁又不由發抖了起來,有位張弓的士兵手一個哆嗦,未等倭寇再近一些,手上的弓箭就射了出去。

    羽箭飛向城下的倭寇。

    雖然士兵慌了,但是目標還挺準,徑直射向城下百米遠的一位倭寇,眼瞅著就能建功的時候,卻見那位光著腳奔襲的倭寇頭頭上像是有眼一樣,在奔跑中側頭一躲,反手一撩就將兵丁射過來的羽箭抓在了手上。

    “??!”

    “臥槽!”

    “怎么可能!”

    看到倭寇空手奪箭的這一幕,城墻上不由響起一片倒吸涼氣的聲音,衙役、兵丁都嚇傻眼了。

    這還怎么打。

    我用弓箭射你,結果你竟然能空手接箭,這還怎么打?!士氣大受打擊。

    說實話,看到這一幕,朱平安也被嚇了一跳。

    這他么的倭寇開掛了吧?!雖然距離遠了些,弓箭射過去有些后繼乏力,但是倭寇竟然能在奔跑途中空手接住羽箭,這也太不科學了吧。

    “板載!板載!”

    倭寇士氣大振,一個個跟打了雞血一樣,悍不畏死的向城墻沖了過來。

    遠不止如此,那個接住了羽箭的倭寇,在接住羽箭后,一邊奔跑著,一邊拉開他后背的長弓,彎弓搭箭一氣呵成,中間連一秒的時間都沒用上。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羽箭如流星一般向著城墻上射箭的士兵飛來。

    太快了,而且城墻上的兵丁還在倭寇空手接箭的恐懼中沒回過神呢,就看著那支羽箭向著他的面門直沖而來,兵丁只來得及張開嘴巴,露出恐懼絕望的表情。

    朱平安也來不及反應,沒想到倭寇空手接箭后,竟然還能搭弓射箭。

    眼瞅著羽箭就要將兵丁的腦袋射爆的時候,只見一只虬筋畢露的手掌伸了過來,在千鈞一發之際牢牢的攥住了射來的羽箭,箭羽晃動如一只掙扎的魚一樣,閃著寒光的箭簇距離兵丁的面門僅有不到一厘米的距離。

    兵丁劫后余生,咽了一口唾沫,褲子已經濕了,扭頭看向手掌的主人。

    劉大刀!

    正是劉大刀在千鈞一發之際,眼疾手快,伸出手掌攥住了羽箭,救了兵丁一命。

    “厲害!”

    “牛比!”

    “我們也有猛人!”

    城墻上一陣歡呼,激動萬分,被倭寇空手接箭打擊的士氣,再度回來了。

    “爺爺給的,容不得你們有爹生沒娘養的小矮子拒絕?!?br />
    劉大刀接住羽箭后,大罵了一聲,反手就將羽箭向著城下甩了出去。

    劉大刀耍了一個心眼,他知道那個空手接箭的倭寇厲害,目標選擇了他旁邊的倭寇。

    羽箭如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射穿了那個倭寇的喉嚨,瞬間血流如注,倒地不起。

    “厲害!”

    “臥槽!牛批??!”

    城墻上眾人見狀,歡呼聲如同雷陣,士氣被劉大刀這一手鼓舞的飚起!

    “大刀,厲害,我給你記首功!”朱平安見狀,忍不住向劉大刀伸起了大拇指。

    “呵呵……公子這不算啥?!繃醮蟮睹拍源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