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电竞小景甜 www.acrdx.icu)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老東西

    這個叫劉叔的人被人抓住之后原本很生氣,可是在看見抓住自己的人是烏凌后,他便回答道:“有人在黑市搶奪神石,你父親被打傷了!”

    聽見這個消息之后烏凌頓時愣住了,剛剛看見騷擾的時候他知道黑市必定發生了重大的事情,卻沒有想到有人居然在這里打傷了他的父親。(看啦又看小說網)

    于是他毫不猶豫的跟著這個劉叔跑了過去,至于周亞彤他根本就沒有心思去管了。

    和父親比起來,周亞彤根本就不是個事,要是沒了父親的話,別說周亞彤了,以后他什么都沒有了。

    只要他父親健康,他還是江海市黑市主事的兒子,身邊美女如云,想要女人多的是向他投懷送抱。

    這個時候葉落也逆流而上,別人都是不要命的往黑市外逃走,他卻往黑市里面走了進去。

    周亞彤見葉落這個時候居然朝黑市里面走了進去后,她連忙攔住了葉落緊張的說道:“葉落你這是要干什么?”

    葉落回答道:“進去看看鬧熱?!?br />
    聽見葉落的話后,周亞彤頓時傻眼了,她連忙說道:“你瘋了,你沒看見有這么多人都在往外跑嗎?你居然還要進去,進去找死??!”

    聽見周亞彤的話后,他才想起來,周亞彤只是一個普通人,要是帶著她進去的話,確實有些不妥,于是他說道:“要不你先回去吧,我來這里是有事情需要處理的,所以我不得不進去?!?br />
    “有什么事情需要處理?難道比自己的命還重要嗎?”周亞彤有些不悅的說道。

    葉落知道周亞彤說這些都是在為他好,不過葉落對自己有十足的信心,就算自己不是對方的對手,全身而退還是沒有問題的。

    想了想后葉落說道:“放心,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功夫十分厲害,就算是遇到了麻煩,我也可以自己解決的,你不用替我擔心了,你還是先回去吧?!?br />
    周亞彤眉頭緊蹙的說道:“葉落你可別逞強啊,沒什么比自己的命更加重要了,我可是知道這里不是一般的地方,而是古武者才能進來的黑市,既然這個人敢在古武者的地盤鬧事,可見他一定不簡單?!?br />
    葉落淡淡一笑的說道:“其實不瞞你說,我也是一個十分厲害的古武者?!?br />
    對于葉落古武者的身份,周亞彤相信,不過葉落說自己是一個十分厲害的古武者,這句話她就有保留意見了。

    不過葉落不肯離開她也不能強求,于是她說道:“那好吧,不過你千萬要記得,要是遇到了危險,一定要在第一時間逃跑知道嗎?”

    葉落點了點頭回答道:“恩,我知道了,你就快點離開這里吧!”

    看著周亞彤離開黑市后,葉落這才朝黑市里面跑了進去。

    江海市黑市內部的設計有點像八卦,而出事的地點就是這個八卦的中心,雖然有不少人瘋狂的往黑市外面逃走,不過也有一些不怕死的人站在出事的外圍觀戰。

    剛剛逃跑的人都是一些被戰斗所波及的圍觀群眾,要不是因為受傷需要及時去醫治的話,他們也不會這么匆匆忙忙的逃走了。

    不過此時黑市所有人心頭都有一個疑問,那就是什么人,居然敢在黑市內大打出手,并且還斬殺了黑市不少古武者。

    當葉落來到了出事的源頭,江海市黑市中心廣場,看見黑市內一群古武者,圍攻一個身穿黑袍的古武者的時候,葉落眉頭緊蹙的打量起對方來。

    因為對方身上穿著一身黑袍,并且帶著一個帽子,所以葉落一眼看不出這個人的長相,不過即便是隔著老遠,葉落依舊能感覺到對方身上強大的古武者氣息。

    這個古武者現在并沒有隱匿身上強大的古武者氣息,可見他是準備在這里大干一場。

    此時,烏凌蹲在一個五六十歲中年人的身邊,從對方的長相上來看,這個人必定是烏凌的父親,江海市黑市的主事。

    烏凌見父親重傷倒在地上,他連忙關心的問道:“父親你沒事吧?”

    烏海城此時十分的震驚,他沒有想到居然還有人敢在黑市鬧事。

    華夏黑市可是一個極其強大的古武者組織,雖然說一般的古武者可能不知道黑市背后的強大,不過宗師之境古武者必定知道黑市背后到底有多強大。

    而眼前這個打傷他的古武者,在他看來至少也是一個小乘中期境界的古武者,要不然對方是絕對不可能如此的輕松就擊敗了他。

    看著身邊一個個虎視眈眈的看著自己的黑市古武者,被包圍的這個黑袍人桀桀一笑的說道:“烏海城交出你們黑市內所有的神石,要不然今天你們都得死!”

    烏凌聽見對方的話后,頓時憤怒的說道:“老東西你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嗎?你敢在這里放肆,黑市的大人一定不會繞過你的!”

    黑袍人聽見烏凌的話后,不屑的說道:“小東西你算個什么玩意,這里有你說話的份嗎?”

    烏凌憤怒的說道:“烏海城是我父親,我是這里的少主,老東西等下被我們抓住之后,我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

    身為烏海城的獨子,烏凌仗著自己是黑市少主的身份,經常在外面耀武揚威,尤其是在江海市黑市內了,即便他只是區區一個內勁后期境界的古武者,在這里即便是化勁后期境界的古武者,對他也必須禮讓三分。

    所以早就已經把他養成了一個十分張揚,囂張跋扈的個性。

    只是烏凌沒有想到的是,當他說自己是烏海城獨子的時候,黑袍人眼中精光一閃,一個念頭便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原本黑袍人就在想著,要怎么樣才能讓烏海城乖乖的把手中的神石交出來,現在他有辦法了。

    就在這個時候,黑袍人在原地忽然消失不見,下一秒鐘之后便出現在了烏凌的身邊。

    當烏凌看見黑袍人眨眼睛便出現在自己的身邊后,他頓時震驚不已,就在他準備開口驚呼的時候,黑袍人一把抓住他的肩膀迅速的退了回去。

    身受重傷的烏海城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兒子被黑袍人給抓走,卻無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