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电竞小景甜 www.acrdx.icu)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 景陽的實力

    “無憂老人,你,”瘦削老者的出現讓景陽先是一驚,隨即臉上浮現出一絲冷笑,“哈哈,我說這古武者聯盟怎么能一夜之間發展到如此規模呢!呵呵,原來是白宮主之力!白宮主真是好重的心機??!”

    “不敢不敢,白某這點微末道行,又如何敢在景宗前輩面前稱道。(看啦又看♀手機版m.www.acrdx.icu)”白澤面帶得意,笑道。

    “景長老,既已分清主次,此次神石礦,我斷魂谷和天宮就此笑納了。如何?”烏龍興也在這一刻出聲道。

    “我早就說過,此次神石礦,只能是我景宗的!”景陽說完,眼神瞬間冰冷下來,隨即手中迅速飛出兩把小刀,徑直向烏龍興和白澤直刺過去。

    “卑鄙!”烏龍興和白澤兩人同時暗罵一聲,堪堪躲過小刀的刺擊。

    “敢與我景宗為敵,那就都去死吧!”景陽眼神冰冷無比,見兩人躲開了自己的襲擊,不依不撓再次揮手,兩把小刀再次直刺過去。

    “哼,景宗恃強凌弱,我天宮可不怕!”白澤臉上神色有些難看,手中一動,一把飛劍猛地將那兩把向自己和烏龍興襲擊過來的小刀打落在地。

    “飛劍之術!”看到白澤的飛劍攻擊,景宗雙眼瞪大了一分。

    一個金胎宗師之境的武者怎么可能會應用飛劍之術!那可是先天境的武者才能使用的??!

    可是讓他來不及細想,白澤的飛劍在打落了兩把小刀以后,竟是直向景陽沖了過來。

    “不自量力!”景陽陡然大怒,一拍自己的身上,一股強大的金色罩圈將他的全身籠罩住。

    “鐺!”白澤的飛劍刺在金色圈罩上,立時發出一聲金屬碰撞的聲音。

    “給我破!”景陽眼角神光大盛,手掌猛地向飛劍虛抓過去。

    “砰~”白澤的飛劍瞬間破碎,化作一條條碎鋼片。

    噗!

    飛劍被毀,白澤立刻吐出一口血,臉色慘白了一分。

    “白兄,”看到白澤一瞬間就被打傷,烏龍興神色大變,連忙道。

    (本章未完,請翻頁)

    “無事!這景陽實力強勁,又是金胎中期宗師之境的超級強者,恐怕你我兩人單憑一己之力是絕無可能勝過他的!”白澤擦了擦嘴角的血跡說道。

    “沒錯?!蔽諏說懔說閫?,其實在白澤使出飛劍攻擊的時候,他就很驚訝了,他自認為如果是他面對到白澤的飛劍攻擊,恐怕會麻煩。但是這一招最后還是輕易的被景陽給輕易化解了,由此足可見景陽實力之強!

    “白兄,待我使出秘法!你我兩人到時同時攻擊!只要解決了景陽,便再無人敢與我二人爭奪神石礦?!蔽諏慫檔?。

    說完,烏龍興雙掌合十,閉眼念了一句咒語。

    待咒語念完,烏龍興全身上下立刻泛起了一陣黑色煙霧,使他看上去若隱若現的。

    “白兄,我攻左,你攻其右!”烏龍興大喝一聲,瞬間將全身的力量爆發迅速朝景陽攻擊過去。

    白澤也趕緊跟上,一左一右的夾擊景陽!

    “哼!”面對二人的攻擊,景陽先是冷哼一聲,手中掌化爪狠狠的向白澤抓過去。

    烏龍興的秘法他們景宗也略有所聞,此法除了可以遮掩身形,還可以加快移動速度。相對于沒有秘法加持的白澤,難纏不少。景陽自然先找白澤的麻煩。

    見景陽不管不顧烏龍興,反而率先向自己攻擊,白澤心中不由大怒!景陽此舉根本就是覺得他的實力比不上烏龍興!

    這讓白澤如何忍受,當下眼中閃過一道寒光,手中勁力加重幾分朝景陽反擊過去。

    “砰”的一聲,白澤和景陽兩人全部倒退幾步??醋虐自蠛妥約憾怨ヒ換韃喚雒皇?,竟然把自己打的倒退幾步,景陽神色大變。而此時,烏龍興也來到了景陽跟前狠狠的一掌拍在景陽的胸膛上。

    “滾!”被兩人合擊得手,景陽眼中暴怒,怒吼一聲一掌將跟前烏龍興劈飛出去。

    不過,盡管打飛了烏龍興,他嘴里也吐出一口血跡。

    烏龍興剛剛那一掌可是全力施為,饒是他防御能力出色,也是受了不

    (本章未完,請翻頁)

    小傷。

    “殺了他!”被打飛出去的烏龍興從地上爬了起來,眼神冷厲無比的吼道。

    白澤會意,身子再次向景陽撲近。

    “找死!”受了傷的景陽,眼中滿是怒火,當下大喝一聲,金胎中期宗師之境的超強實力瞬間爆發出來。

    “不好!”看到景陽爆出全力,白澤面色一變,下意識的想要躲開,可是景陽的速度比他要快,盡管他已經做出了躲避動作,還是被景陽狠狠的拍在了胸脯上!

    “噗!”白澤第二次吐血飛了出去。

    與前一次吐血不同,這次吐血,白澤直接受了重傷。

    “白兄!”看到白澤一擊就被打傷,烏龍興心下大駭,剛想有所動作,景陽再次動了。

    “劈元掌!”一聲爆喝在烏龍興頭上響起,隨即在烏龍興驚訝的目光,景陽的手掌便拍在了他的身體上。

    “噗!”遭此重擊,烏龍興全身處的黑色煙霧瞬間消散,人也吐血倒飛出去。

    兩個金胎初期宗師之境的超強武者,均是被景陽一招擊敗!

    金胎中期宗師之境的武者,竟是強悍如斯!

    在暗處注意著這一切的葉落,瞳孔不禁一縮,第一次眼中閃過一絲忌憚。

    這個景陽,恐怕不是他所能對付的了的!

    “哼,以為就憑兩個金胎初期宗師之境武者的實力,就想殺我?!簡直是笑話!”見白澤和烏龍興都被打的吐血倒飛,景陽心中先是一蘇,緩了緩自己心中不斷激蕩的血氣,這才冷哼一聲說道。

    其實葉落所想不對,剛剛景陽所表現的強勢一擊雖然強大。但并不是金胎中期宗師之境武者的正常實力!準確的來說,剛剛這一刻,景陽爆發的實力,足以和金胎后期宗師之境的強者媲美。

    沒錯,和白澤他們一樣,景陽也有著秘法!

    “轟!”

    就在景陽想著是不是該立刻殺掉白澤和烏龍興的時候,在他們的不遠處的一塊空地突然產生了一股強烈的爆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