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电竞小景甜 www.acrdx.icu)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080章 鷹羽的盤算

    “呀!”

    那引靈境后期的青年好像是每次戰斗的時候都要大喊一聲。(看啦又看小說網)

    看到阿水跌落到地上,青年哪里會給阿水機會。所以青年舉拳便殺來。

    看著青年步步緊逼,李漠眉頭一挑。隨即李漠手中漸漸蘊含靈氣,準備在阿水有危險的時候救下阿水。

    但是李漠還沒有出手,只見一道勁風襲來。這疾風赫然有結丹境的威壓,一個光頭大漢沖到那青年近前。

    光頭大漢手掌一旋,抓住青年哄來的一拳。引靈境后期的青年頓時止步,面對這結丹境的光頭青年,他根本不敢進攻。

    也是這光頭青年手下留手,否則的話。就不是他停下身形,而是直接被擊飛,甚至殺死了。

    “鷹柒!你敢攔我?”

    一道不悅的聲音傳來,鷹狂笑沉聲說道,周身的靈氣竟然在結丹境大圓滿!

    自己這里滿腔的怒火無處發泄。所以現在是誰擋在自己面前,就是鷹姓族人擋在自己面前,也攔不住鷹狂笑處理阿水!

    不過擋在阿水面前的鷹柒面對結丹境大圓滿的鷹狂笑,卻是怡然不懼。當然,這可不是因為他同樣姓鷹。他這個鷹和鷹狂笑的鷹,差的十萬八千里。

    “噠,噠,噠……”

    馬蹄聲有序傳來,那騎著雪白駿馬,身著大氅的青年帶著侍衛緩緩走到近前。只聽青年傲慢的說道

    “是我讓他出手的,怎么?你還想收拾我的下人?”

    “堂哥,你……”

    看到那桀驁的青年,鷹狂笑心頭的怒火就像是被澆上了一頭涼水一般,頓時燃燒不起來了。笑話,就是再借他鷹狂笑幾個膽子,也不敢跟眼前這位發泄怒火啊。

    “這個人,我要了?!?br />
    淡淡的聲音,卻盡是桀驁之意。青年不是在跟鷹狂笑商量,而是在通知。

    “這……”

    聽到青年的話,鷹狂笑臉色一陣蒼白??囪?,今天是收拾不了這個阿水了。

    “嗯?你不同意?”

    鷹狂笑半天沒有說話,青年不悅的問道。

    看著青年臉上的不悅之色,鷹狂笑的額頭頓時現出一層冷汗。隨即鷹狂笑急忙說道

    “沒有,既然堂哥能看上這小子,自然是這個小子的福氣。小弟哪敢爭奪……”

    “哼?!?br />
    青年抿嘴一笑,隨即看向阿水,淡淡的說道

    “以后你就是我的侍衛了?!?br />
    顯然,剛才阿水的表現都讓這個青年看在眼中。引靈境初期的修為就有這樣的戰斗力,可屬實不常見,所以青年起了惜才之心。

    “咳咳……”

    不得不說,鷹狂笑的屬下之前出手確實很重。一拳便將阿水打出了內傷,強忍著身體傳來的劇痛,阿水抬起頭,看向那高坐雪白健馬上的青年男子,疑惑的問道

    “你……是誰?”

    就是要給人家當護衛,也得知道是給誰當護衛吧。

    “臭小子!羽哥你不知道?整個雄鷹山寨,還有誰敢稱公子羽的?”

    鷹狂笑狠狠的刮了阿水一眼,悠悠說道。

    “公子羽,鷹羽……見過大少爺!”

    阿水先是詫異的嘟囔一句,隨即眼中閃過一絲慌亂之色?;汗窶吹陌⑺⒓吹ハス虻?,恭敬的喊道。

    公子羽鷹羽,那可是他們雄鷹山寨族長家的大公子。赫然是整個山寨最頂尖的一批人物之一,就是九長老家的公子鷹狂笑面對鷹羽,也是不敢說一個不字的。

    而阿水是雄鷹山寨最底層的族人,哪里想過自己有朝一日能見到這傳說中的人物?所以也不怪阿水一聽到公子羽之名,剛開始都沒有想起來是誰來。

    本來之前阿水質問自己是誰,鷹羽還有些不高興。但是現在看著阿水的表現,男子桀驁的臉龐終于現出一抹笑意。

    只不過這一絲笑意,仍舊帶著高高在上之意。

    “走吧?!?br />
    聲音落下,鷹羽一夾馬腹。騎著雪白健馬徐徐前進,鷹柒也騎上自己的烈馬,帶著鷹羽的侍衛跟在鷹羽身后。

    從始至終,一行人都沒有看李漠一眼。畢竟李漠現在這樣病怏怏的樣貌,再加上自己是山寨最底層的一批人。這些人當然不會注意李漠。

    “哼!回去在收拾你!”

    鷹狂笑狠狠的瞪了黃勇一眼,夾著馬腹沖到最前面,和鷹羽一同前進。

    阿水跟著鷹羽等人走了,李漠沒有出手,畢竟自己有任務在身。再說了,阿水跟著鷹羽是當做侍衛,應該沒有什么危險。

    所以現在的李漠每天夜里修煉,白天出去,找個沒人的地方狩獵,改善改善伙食。

    李漠現在更理解那個梅丁了,化身陳大銅的日子。真的是太苦了,真的是菜里沒有一滴油。

    對于自己這個意外收的徒弟,李漠也是時常去看一眼。當然,李漠的身法,這些人想要發現李漠也是做不到的。

    再說阿水,來到鷹羽這里。鷹羽對待阿水竟然是格外的照顧,接連賞賜了不少的功法。就連黃勇看到阿水,也是夾著尾巴乖乖的逃跑。

    現在別說黃勇打不打得過阿水,就是地位?;樸亂彩竊對恫患鞍⑺牧?。

    這一日,一座豪華的木屋中。只有三人,鷹羽,鷹柒和阿水。

    鷹羽靜靜的坐在一張木桌前,輕輕揉著太陽穴,靜靜的沉思。而鷹柒和阿水站在兩旁,絲毫不敢出言打擾鷹羽。

    “阿水?!?br />
    鷹羽抬起頭,看向阿水,輕輕說道。

    “在!”

    阿水上前一步,躬身說道。這些天鷹羽對自己的好,完全將阿水心思稚嫩的給折服了。所以阿水給鷹羽當侍衛,也是死心塌地。

    看著阿水的目光,鷹羽很滿意。阿水本身年紀就不大,這個年紀的人心中所想的事情都在眼中表現了出來。

    鷹羽繼續說道

    “阿水,你來我這也有一段日子了吧?!?br />
    “是?!?br />
    阿水點頭應道,不過心中有些納悶。自己來公子這里滿打滿算還不到十天呢,什么算是有段日子呢。

    “養兵千日用兵一時,有一個地方需要你去一趟。那個地方只能引靈境初期的強者進入,我的所有引靈境初期的侍衛當中,只有你的戰斗力最強。所以需要你去一趟?!?br />
    鷹羽罕見的對阿水多說了幾句話,鷹羽能看好阿水,也是因為那個地方。如果再等幾天,等阿水實力突破了,也就進不去了。所以鷹羽比較著急。

    看著鷹羽的目光,阿水低下頭抱拳說道

    “公子發話,阿水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好!哈哈哈,交給你的功法,你再回去練幾天。三天之后,我帶你去那個地方?!?br />
    鷹羽哈哈哈一笑,眼中閃過一道興奮的光芒,說道。

    “是!”

    阿水應了一聲,隨即走出房屋。

    等到阿水走出房屋,鷹柒不禁上前問道

    “公子,這些年您派那么多人進那個裂縫了。都沒有活著出來,這個阿水能完成任務嗎?”

    “阿水不行,難道你去?”

    鷹羽沒好氣的說道,阿水走后。鷹羽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不見。

    鷹柒尷尬一笑,說道

    “我的實力公子知道,進不去那里……”

    “哼,能進去,你也不敢進去吧?”

    鷹羽重哼一聲,隨即擺了擺手,說道

    “下去吧,這三天多給阿水準備點好吃的。說不定,就是斷頭飯了?!?br />
    “是!”

    鷹柒不禁打了一個寒顫,躬身一拜隨即走出房屋。一路上,鷹柒心中還在盤算呢。自家公子如果什么時候對自己好了,那不用多說,一定要抓緊時間跑!

    因為說不定自家公子背地里,就怎么琢磨著要自己的命呢。

    “裂縫?限制修為?”

    而鷹羽不知道的是,此刻遠處的一個草垛上。一個衣著邋遢的中年男子正躺著這里,而男子嘴中叼著一根稻草,耳朵靈動,正悠閑的聽著鷹羽他們的談話。

    中年男子正是化身為陳大銅的李漠,雖然這里離著鷹羽的房間還有一段距離。但是在李漠的秘術下,想要聽到鷹羽房間內的談話,還是可以做到的。

    聽了片刻鷹羽的談話,李漠眼睛一緊。喃喃自語

    “難道是起源之杖的時空裂縫?”

    李漠知道,起源之杖有的碎片形成的裂縫,有些確實有限制人修為一說……

    既然知道鷹羽口中的那個地方有危險,李漠也決定跟著去看看了。所以三天時間一到,鷹羽一行人以著狩獵的名義出發。

    而李漠則是腳下生風,遠遠的跟在身后。對于追蹤人這件事,李漠上一世沒少做,所以很有經驗。

    李漠全靠自己強大的神識鎖定對方,而且保持著極遠的一段距離。

    在這段距離內,對方加速,李漠便加速。反之,李漠便減速。所以能夠在既保證跟不丟人,還不被發現的情況下,一行人悠悠來到一座峽谷。

    看著這座峽谷,李漠很眼熟,不正是李漠之前和梅丁見面的雄鷹谷嗎。

    不過李漠記得之前來到這里的時候,并沒有看到什么時空裂縫的存在啊。而聽鷹羽他們的意思,這個時空裂縫好像是存在有幾年了吧?

    峽谷的上空,雄鷹盤旋。不過對付這些雄鷹,公子羽也是下了血本。只見有些雄鷹俯沖下來,迎接他們的便是漫天的箭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