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电竞小景甜 www.acrdx.icu)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106章 五行體

    歐陽的話,仿佛炸彈,炸響在比爾神祗、旗木龍和旗木坤的耳邊。(看啦又看手機版m.www.acrdx.icu)

    旗木坤此刻蓬頭垢面,在旗木龍的掩護下,兜兜轉轉之下,終于回到了旗木龍和比爾神祗的身邊。

    此刻聽到歐陽挑釁的話語之后,他整張臉都通紅了起來。

    比爾神祗,那是何等人物?

    竟然被歐陽如此羞辱。

    “呵呵,鬼兵只是我判官筆的第一式,只是個開胃菜罷了??蠢?,我這道開胃菜,讓你并不滿意。好,那我就給你做出第二道菜?!?br />
    比爾神祗眼中浮現出滕然殺機,一抬手,判官筆綻放出光澤,于空中畫出了一道道的身影。

    那些身影,與之前的鬼兵,有些相似,但他們身上的鎧甲,卻是幻化成了紫金色。與之前鬼兵的通體黝黑相比,強出何止一倍?

    “判官筆第二式——鬼將?!?br />
    鬼兵自殺式攻擊,被歐陽閃身躲過后,此刻比爾神祗悄無聲息的畫出了十六道鬼將的身影。

    十六尊鬼將,踏足虛空,掌中各自都拿著一柄長刀。

    那長刀,在紫金色盔甲的映照下,盡顯王霸之色。

    “殺了他!”

    比爾神祗對他們下達了最后的命令。

    十六尊鬼將,各個都是輕輕點頭,接著猛然爆射出去,瞬間便是撕裂了虛空,突破了音障,這些鬼將竟然也擁有著超出音速的速度。雖然他們的速度,無法與歐陽的三倍音速比較,可也非??植懶?。

    “不要以為,只有你可以突破音速的壁障,我的鬼將,也可以?!?br />
    比爾神祗,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微微笑道。

    “是嗎?”

    歐陽輕瞥這十六尊鬼將,淡淡道。

    “上!”

    比爾神祗這一次不再嘻嘻哈哈的開玩笑。

    鬼將,可是他判官筆的壓箱底底牌之一,并且這次他還一次性畫出了十六尊,已然是將力量逼近了極限。

    十六尊鬼將,也是不負眾望,踏空而起,瞬間突破音障,出現在歐陽的身邊。

    咻咻咻。

    十六尊鬼將的第一波攻勢,瞬間發動起來。

    歐陽負手傲立,消瘦的身軀,在那十六道刀光之中,竟是像風中柳絮一樣,隨風飄搖。

    “神祗大人,這次看來有戲???”

    看到歐陽的身軀,都在那十六道刀光中,有些微微顫抖。

    旗木龍激動不已的說道。

    旗木坤也非常高興。

    唯有做出這一切的比爾神祗,臉色似乎有些不對勁。

    嘭!

    勁爆的巨響傳來,歐陽面前那尊鬼將,雙手抱著長刀,狠狠地對著歐陽的肩膀斬來。歐陽看到這里,身子不偏不倚,竟是站在原地紋絲不動。而那一刀,也是在下一瞬,斬在了歐陽的肩膀上。

    一瞬間,火星四冒,金石鏗鏘之響傳來。

    鬼將長刀之刃,瞬間卷了起來,而歐陽的胳膊,卻依舊如琉璃般璀璨,沒有半點的異樣。

    “怎么可能?”

    看到這里的旗木坤,詫異開口。

    旗木龍雖然沒有說話,但是目不轉睛的他,也被歐陽肉身的強橫嚇到了。

    肉身扛鬼神之刀,這種戰績,便是放眼比爾神祗誕生以來的數百年歷史,都是從未出現過的。

    不止是旗木龍和旗木坤愣住了,就連比爾神祗本人,都皺了皺眉頭。

    “不可思議,我的鬼將,全力一擊堪比神境強者的隨意一擊。北冥不過才宗師,怎么可能扛得住我鬼將的全力一擊?這有些不對勁,難道,他的修為不是宗師?”比爾神祗看著幾百米外的歐陽,眼中滿是疑惑。

    比爾神祗看不出來歐陽的修為,至于旗木坤和旗木龍,更是看不出來。

    三個人此刻干瞪眼,全都被歐陽這肉身硬抗鬼神之刀的一幕給嚇到了。

    三人愣住的時候,第二尊鬼將也出手了。

    依舊是全力一擊。

    可是這一刀,砍得位置卻是歐陽的腦袋。

    一般而言,對于普通人來說,腦袋是最堅固的地方,畢竟頭骨算得上是全身上下最堅硬的骨頭。

    可這只是對普通人而言。

    如果是對武者或者修士而言,那么毫無疑問,腦袋是最脆弱的地方。原因無他,頭骨是人體最重要的地方,也是最難淬煉的地方,一般而言不到筑基期,修士是不可能淬煉頭骨的,因為收益最差,危險系數也最高。

    一旦出了差池,必死無疑。

    “這一刀,應該會有效果?!?br />
    因此,三人全都篤定了,這一刀下去,歐陽不死也得脫層皮。

    鐺!

    緊接著,一聲震耳欲聾的爆響,便是從歐陽的腦袋上傳來。而后,背后偷襲歐陽的鬼將的長刀,應聲崩碎。

    反觀歐陽的腦袋,不僅沒有任何的問題,甚至連發絲都沒有抖動一下。

    宛如不動的壁畫。

    “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我不信!”

    旗木龍嘶吼著說道。

    武者或者修士的腦袋,是最弱的地方。鬼將那全力的一刀,不說當場把歐陽腦袋砍下來,至少也得砍破點皮吧?

    可是,歐陽腦袋一點問題都沒有。

    鬼將的長刀碎裂了。

    這太違反常識。

    不可思議。

    “一起出手!”

    操縱這些鬼將的比爾神祗,徹底飚怒了。一巴掌打下來,那些還在左右亂晃的鬼將,全都像是接到了命令一樣,發了瘋的朝著歐陽殺來。

    長刀。

    肘部。

    拳頭。

    ……

    全身上下所有可以當做武器的部分,此刻全都揮舞了出來。

    歐陽的肉身,就像是鋼鐵澆灌而成,不斷傳來金石鏗鏘的爆響,一直等到鬼將的第一波攻勢落幕之后。

    歐陽才伸了個懶腰。

    剛才他施展出了五行之力金之力。

    在五行金之力的加持之下,他的肉身變得堅不可摧。這些踏入到宗師大成左右的鬼將,全力攻擊,也是無濟于事。

    “接下來,輪到我了?!?br />
    歐陽一語落下,腳步陡然抬起,而后猛然落下。

    旗木龍和旗木坤,甚至都沒看到,歐陽是怎么出手的,這些十六尊鬼將中的九尊,就化作了漫天的血花,當場崩碎,化為烏有。

    剩下的七尊,因為沒有靈智,完全沒有逃跑的意思,竟然還在歐陽周身晃蕩,準備接比爾神祗第二波的命令,發動總攻。

    “撤!”

    比爾神祗心里有點慌了。

    鬼將和鬼兵不同。

    鬼兵與他沒有任何的靈魂關聯,哪怕是自殺式攻擊,也對他本身沒有任何的影響??墑槍斫煌?,鬼將與他靈魂有關聯,損失一尊,他的靈魂之力都會損耗一少部分,一旦全部隕落,他的靈魂之力也會暴潰。

    然而,等到他下達命令撤退,已經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