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电竞小景甜 www.acrdx.icu)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五十四章 劉勇

    我聽完大喜,跟任菲說道:“電話呢?快找找。(m.www.acrdx.icu手機閱讀)“

    我本以為她會掏出個名片啥的,沒想到他直接把手機電話薄打開了,翻到一個標記為大師的人,然后把電話遞給了我。

    ”就是他?“我問任菲。

    在得到任菲的確定后,我照著上面的電話撥通了過去。

    ”喂?“電話的那一端傳來個男人的聲音,聽起來聽滄桑的。要不是任菲跟我說對方不到三十,光聽聲音還以為是個大叔呢。

    ”額,恩,村大大師你好?!拔掖聳輩畔肫鵠次也恢浪猩?,叫村長兒子又有些太突兀,最后靈光一現,我管他叫了聲大師,這年頭靈異圈子都流行這稱呼。

    ”呵呵,我知道你是誰,你找我是因為娜娜的事情吧?“電話那面的青年直接的我有些意想不到,同時我也有些佩服起他來,好家伙,恐怕我這邊電話還沒打過去,那邊人家就已經查到了。

    按理說,我作為出馬弟子,別人要是想查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無奈的是,堂營人馬不在身邊,好不容易來了個滿江紅,到現在也不露面。

    我定了定神,回答他:”沒錯,既然你痛快我也不墨跡,怎么樣?見個面?“

    我這話剛說完,對面那位又笑了一聲,回答我:”有這個必要么?我想這段時間你也了解了不少,我沒害人?!?br />
    我明白,他指的是符咒的事情。但是光靠這一點,就說你沒有害人,未免有些太武斷了吧?包括任菲在內的二十多個女生,身體都被劉娜娜折騰成什么樣了?沒死就不算害?

    何況,修了鬼菩薩之術的鬼不止劉娜娜一個,那個壽衣老鬼也是其中之一,至于還有沒有第三個第四個我就不知道了。

    (起點首發,支持正版,書友群:152691809)

    常相九說,鬼菩薩之術的關鍵在于吸取信念力,所以劉娜娜才會迷住寢室樓7樓所有女生,讓她們每到半夜就來715的門前磕頭祭拜。

    那壽衣老鬼也修了這門法術,是不是說,他也迷住了一群信徒把他當神一樣參拜呢?

    我壓低聲音對著電話那邊說道:”害沒害人不是你自己說了算,我覺得我們還是最好見一面,你知道的,就算你不說,我一樣能找到你?!?br />
    我這話威脅的成分居多,對方既然查我了,想必他也知道了我是香童,我有信心在東北幾乎沒有比我后臺還硬的地馬。所以我相信,哪怕他只查到了冰山一角,我的威脅就能管用。

    果不其然,電話那邊猶豫了半晌后,回道:”也好,我住在xx街xx路“對方嘰里咕嚕的說了一大串地址,然后就掛斷了電話。

    (起點首發,支持正版,書友群:152691809)

    我將手機還給了任菲,然后起身開始穿外套。他們仨看意思想跟我一起去,但是都被我攔住了,開啥玩笑,萬一談崩了,我打不過還能跑。帶上他們跑都跑不了,他們這些豬隊友變成人質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李鵬見我執意不領他們也就不再堅持,跟我說:”兄弟,那你一切小心,等兄弟我將來修煉有成,咱倆再并肩作戰?!?br />
    我苦笑著點了點頭,武長河還沒說收你呢,就算收了,以你這幅花花公子的樣子,想修出道行也夠嗆。

    寶兒也讓我萬事小心,還說讓我把胡音杏也帶走,多個仙家多一份保險。我笑著跟她說:”別擔心,這次主要是去談談,我是帶著好意去的,打起來的可能性不大?!?br />
    ”對了?!拔腋找醭齜溝甑拿?,又轉過身跟寶兒說:”我那個店面的事兒落實了,趁著李鵬他倆也都在,干脆,你們一起去看看,幫我參謀參謀?!?br />
    說罷,不待寶兒問我,我就在她滿臉疑問的表情中跑了出來。

    從飯店出來,我左思右想還是決定今天坐公交。一是天色尚早我不著急,二是眼瞅著要干買賣了,用錢的地方多去了,我現在還有些緊緊巴巴的不湊手呢。

    公交車在606所停了,我按照對方給我的地址好一頓打聽,最后終于找到了村長兒子的住址。

    我不知道咋形容這塊地方,這里是一片平房區,前面一里地有一個鐵絲網大柵欄,把這里和外面的小區給隔開了。

    從我走近這片平房區開始,映入眼簾的就是滿地的垃圾,環境臟亂差到不行。由于現在處于夏天,這個地方又沒什么垃圾處理站,到處都是綠豆蠅,空氣中一股子臭烘烘的味道。

    好不容易拐彎抹角的找到了村長兒子的住址,眼前的景象再次讓我呆住了。這個建筑說成房子實在有點勉強,就是用剪折板圍出來的十平左右的空間,頂上用鐵絲捆著塑料布。

    如果說這平房區是城市中的貧民窟的話,眼前這個建筑簡直是貧民窟中的貧民窟,整個平房區就屬這里最寒磣。

    我看著眼前虛掩的門,說是門,其實就是一張不知道從哪里撿來的膠合板。

    由于不確定里面有沒有人,所以我敲了敲膠合板,”咚咚咚“敲了三聲,并沒有人回應我。

    我把手機的手電筒打開,然后推開門邁了進去。這屋子沒有窗,從我進來就被一股刺鼻子的味道熏的直惡心,這味道就是外面到處可見的垃圾堆一樣,還混合著一股子香味兒,給我刺激的不斷干嘔。

    屋子里的擺設一目了然,連張床都沒有,一個棉花都漏出來的褥子鋪在地上,上面還續了不少干草。鍋碗瓢盆不是破的就是癟的,就好像垃圾堆里翻出來的一樣。

    這里的一切讓我有些愕然,我懷疑我是不是走錯地方了?對方是村長兒子,通過劉娜娜的講述,他的家境應該很殷實才對。即便不說多么富有,但也不至于混成這樣啊。

    我正琢磨著,吱呀一聲開門聲響起,我連忙轉頭,發現一個像是野人一樣的人進來了。

    他一腦袋頭發亂糟糟的,胡子和頭發都連鬢了,隔著挺老遠,我都能聞到他身上一股子土嚯嚯的味道,就跟大眾浴池搓澡床上的味道一樣。

    除此之外,我感覺他進來以后,屋子里的氣場有些不一樣了。雖然常相九跟胡菩淘都在我身上,但是多次辦事兒讓我養成了一個習慣,那就是不能光依靠仙家。

    我雙手掐訣,小聲的念起了開眼咒。我并沒有背著對面這位,他也沒有阻攔的意思,反而笑呵呵的看著我。

    等我念完咒,再次一睜眼的時候,我感覺我心里突然一緊。因為眼前這位全身被陰氣包裹,并且陰氣就好像有型有質似的,還有些川劇變臉的意思,黑霧之中不停的浮現各種面孔。

    我最見不得這種惡心巴拉的東西,趕忙移開視線,在屋子里掃視起來。一眼就發現,地上墻角的一邊,趴著一只灰褐色的大狐貍,正好就在地上的香爐前面。

    那只大狐貍的道行我看不透,這說明肯定比我高多了就是了。我之前猜測他可能是出馬弟子,但是現在我否定了這個念頭,因為他家并沒有堂單,只供了一只大狐貍,難不成是保家仙?

    我見對方沒有先開口的意思,于是我自報家門:”我叫高天賜,東北地仙教出馬弟子?!?br />
    我說這話的時候特意觀察著他的表情,他顯得有些茫然,好像是并不知道地仙教是啥。這也不由得讓我松了口氣,看來他確實沒堂子。

    他愣了愣后,跟我說:”我叫劉勇,娜娜管我叫鐵蛋?!?br />
    ”這么說,你就是她口中的村長兒子咯?你的故事劉娜娜已經跟我說過了,你是她從小到大的同學對不?“我也笑呵呵的問道。

    ”同學“劉勇自言自語了一句,然后就沉默起來。我看他的精神狀態有些恍惚,下意識的伸手在他眼前比劃了兩下。

    劉勇一個激靈反應了過來,他苦笑一聲,問我:”沒錯,就是我。你今天來找我干啥?我之前說的沒錯,我確實沒害人?!?br />
    ”哦?“我不置可否的呵呵一笑,回道:”我也說了,你害沒害人不是你自己說了算的。劉娜娜修煉了鬼菩薩之術是你幫的忙吧?你是用符咒保她們不死了,但是她們折了多少壽數?你這叫沒害人?“

    劉勇聞言一愣,隨即臉上有些不自然的跟我說道:”我沒辦法,我不光給她們保命,我還一直在想辦法不傷她們身體?!?br />
    我擺了擺手打斷了他,繼續追問道:”這個暫且不說,我最開始發現劉娜娜修了鬼菩薩之后,我只當你是為情所困,為了讓她好好超生你不擇手段。但是后來那個壽衣老鬼也修煉了這門法術,這個,你能不能給我解釋解釋?“

    ”那個不是我弄的!“劉勇連忙搖頭,他跟我說:”那個老鬼不是我的人,也不是我派去害你的,我只想娜娜能好,你就別管這事兒了,行嗎?“

    啥?老鬼不是他的人?我靈光一閃,問道:”他不是你的人?那我是不是可以這么理解,你之所以會鬼菩薩之術,與那老鬼有關系,或者與他背后的人有關系,對不?他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