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电竞小景甜 www.acrdx.icu)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二十四章 **尼師

    我感覺我的靈魂都快被這鐘鼓之聲給分解了,轉身去看齊萌萌和行須,發現他倆也不比我好到哪去,都捂著腦袋貓著腰,滿臉的痛苦。(电竞小景甜 www.acrdx.icu)

    “這寺果然有問題,咋辦!”齊萌萌銀牙緊要,帶著顫音對我喊道。

    我現在心里也迷糊了,這是什么情況?難道這幫尼姑真的和盜龍氣的人有關?把我們放進來就是為了陰我們一把的?

    鐘鼓之聲震得我頭暈目眩,連思路都有些跟不上了,我幾次開口想說話,卻感覺魂魄一陣凌亂,雙手都有些模糊了。

    我心中突然出現了一個想法,這古怪的鐘鼓聲,顯然是對付魂魄的。如果我們仨不想辦法破解,恐怕再過一會兒,陽魂就要散了。

    (起點首發,支持正版,書友群:152691809)

    “妹子,抓啊啊啊住鐘鼓唔唔唔聲的額額額間歇,八卦咒我和行須喁喁喁上去!”我指了指鐘樓對齊萌萌說道,聲音卻纏斗不清,還斷斷續續的。

    隨即我又看向行須,指了指鼓樓。我的意思是說,抓住鐘鼓聲的間歇,讓齊萌萌念八卦咒輔助我倆。我和行須一人一面,分別廢了大鐘和牛皮鼓,然后就能得救。

    齊萌萌點了點頭,應該是理解我的意思了。我心中有些慶幸,心說天人道轉世的就是聰明,這要是虎子在的話,他一定聽不懂我的話。

    正當我轉向行須的時候,他皺眉費力的吼道:“他他啊啊啊也停了”

    我順著他的手指方向看去,正是他剛才跟我說的,盜龍氣之人逃跑的方向。我頓時一愣,腦中好像有什么想法就要產生,但就是渾渾噩噩的想不出來。

    想不出來就不想了,我伸手做了個抹脖子的姿勢,意思就是說,先廢掉鐘和鼓,都則咱們仨全廢了。

    行須這邊點了點頭,齊萌萌找了一會兒節奏,正準備開口,身后的方向隱約傳來喊聲。但是由于鐘鼓聲音太大,根本就聽不清,甚至我都在以為是我出現了幻聽。

    結果我往后看的時候,齊萌萌和行須也同時回頭,他奶奶的,不是幻聽,是剛才那個傲嬌的小尼姑。

    她此時正一步好幾個臺階往我們這跑,她手里好像還拿著什么。我潛意識就覺得她是來找我們麻煩的,要放在平時我也不會這么武斷,但是我現在思路都有些跟不上六了。

    齊萌萌此時已經擺好了戰斗架勢,我也微微的向旁邊挪了挪,和齊萌萌行須形成三角之勢。

    眼瞅著小尼姑已經跑到了近前,但是卻在離我們還有四層階梯的時候不動了,右手一伸,竟然拿出了一根香,隨即她就拿出打火機把香給點燃了。

    雖然不知道她要干啥,但是這一瞬間,我腦中冒出的想法竟然是,她怎么不是用火折子之類的,而是用打火機,還是個防風的。

    按說我平常的腦回路不是這樣的,不知道是不是鐘鼓聲音震動的關系,竟然讓我的智商無限接近虎子。

    小尼姑等香頭的火滅了以后,拿著香向下走來,我想要動卻很費勁。鐘鼓之聲與我魂魄產生的共鳴,就好像我陷在了沼澤里,每動一下都有無盡阻力。

    (起點首發,支持正版,書友群:152691809)

    小尼姑瞪了我們一眼,然后拿著香繞著我們走了一圈。香線就像個大煙圈兒一樣,把我們三個圍在中間久久不散。

    我一看,這也不是要對我們下手的意思啊,如果想對付我們的話,我們根本動不了。再一想,她師父在山頂就能知道我們在山門口干了啥,道行肯定不比劉太行弱,要真是跟盜龍氣的有關系,都犯不上用伎倆。

    我正想著,突然間渾身一震。我思路怎么恢復正常了?我立馬動了動胳膊,發現已經能行動自如了。

    旁邊的行須一臉憤怒好像是要動手,剛揮起手,臉色瞬間一變。只見他臉上掛著一半憤怒一半笑容,高舉的胳膊繞到腦后做了個撓頭的動作。

    他這應該也跟我一樣,剛才受鐘鼓聲的影響,突然間恢復了思考能力,臉上表情沒有腦子反應的快。

    行須反應過來后,雙手合十準備說話。小尼姑還是之前那副樣子,嘀咕道:“剛才破壞金甲天神的時候牛哄哄的,感情是繡花枕頭?!彼蛋?,又頭也不回的向山頂走去。

    我們三個對視了一眼,然后由我領頭,跟在小尼姑的身后往山頂走去。

    我一邊走一邊苦笑,佛家不都不著貪嗔癡么?這咋我遇到的脾氣都這么古怪呢。這小尼姑這么記仇,再看看行須,一個和尚張嘴就是美女和奶奶的

    我們一路跟在小尼姑身后,身后的鐘鼓之聲始終沒停。這座寺廟往上數一共分為五層,由于是旅游旺季,每一層大殿門口都站著不少燒香的信眾,還有拍照的心中。

    這些人此時有不少都看向鐘樓和鼓樓的方向,議論紛紛的,有說是菩薩顯靈了,有說護法神顯靈的。當然也有幾個湊在一塊小聲嘀咕,說是寺廟為了騙香火錢,在故弄玄虛。

    小尼姑手里擎著那根香,由于她是僧眾,所以她走向殿門的時候,游客和信眾都不自覺的讓開條路。我們正愁躲人費勁呢,連忙排好隊湊在小尼姑身后,把她當盾牌。

    大雄寶殿中供著三世佛,從左到右依次是,燃燈上古佛,釋迦摩尼佛,彌勒佛。一般寺廟的大雄寶殿都是如此,象征著過去、現在和未來。

    (起點首發,支持正版,書友群:152691809)

    小尼姑的腳步并沒停頓,正門入后門出,又來到了觀音殿。觀音殿的建筑很特殊,兩邊像是亭子一樣,和主殿貼在一起,卻跟主殿一樣高。六角六亭六門,里面供奉著千手千眼觀音菩薩的造像。

    小尼姑還是沒有停頓,我們三個對視一眼,都挺驚訝。剛開始我們跟在小尼姑的身后,還是我決定的,現在看這樣子,她這是故意在帶著我們往上走啊,難道是帶我們去見她師父?

    應該就是如此了,因為山頂還剩下最后一棟建筑,并且這里好像一般不太對外開放的,所以有一條紅繩攔著,也沒有什么游客。

    小尼姑從紅繩上邁了過去,我們仨也沒猶豫,跟著邁了過去。等她推開這座大殿門的時候,我就覺得有些晃眼睛,往里一看,竟然三面墻上都是巴掌大的金身羅漢,正面匾額上寫著五百羅漢堂。

    我們還在四下打量,小尼姑已經收到了墻角邊的木樓梯那里去了,然后一言不發就開始上樓。我們也不知道上面是啥地方,更不知道小尼姑她師父是咋吩咐的,沒敢跟著上去。

    畢竟這是尼姑寺,萬一上面是僧寮,我和行須倆大老爺們兒有些不方便。

    正猶豫呢,那小尼姑都已經走到一二樓之間的平臺了,她蹲著把腦袋漏出來,不耐煩的說道:“我師父要見你們,等什么呢?還得親自下來請???”

    “不敢,不敢?!蔽伊⒙砘卮鸕?,然后給他倆遞了個眼神,當先向樓上走去。

    我心里尋思著,她剛才只點了根香讓我們脫困,關于她師父要見我們她根本只字未提。這幸好是我臉皮厚,要是齊萌萌和行須他倆做決定,估計都不會跟上來。

    會不會她第一次下山門的時候,她師父就讓她帶我們上來的,結果她耍脾氣沒跟我們說?

    腦中想著,我們已經來到了二樓,二樓是一間很大的大廳,好幾排桌子,下面相應的是好幾排蒲團。沒猜錯的話,應該是法堂,是僧人們講經的地方。

    等上了三樓以后,我眼睛頓時就直了,這一層全都是紅木書架,少說有十幾排。每排上都放滿了書,雖然大多數都是現代印刷的。但是最里面兩排,明顯是老書,都是線裝本。

    雖然我沒看見上面的字體,但是從書脊上那發黃的痕跡能看得出,少說也是清末民國的。我從小最喜歡的就是古書,眼前整整兩書架子,不眼饞是假的。

    “師父,兩位居士和僧友帶上來了?!斃∧峁盟趾鮮?,朝著里面大聲說道。

    我聽著有些想笑,果然再有性格的人,在師長面前都是乖乖的。這小尼姑也一樣,剛才在外面,她可一點也沒有拿我們當居士和僧友的意思。

    小尼姑這話說完,就聽見沙拉沙拉的聲音,不一會兒的工夫,從里面轉出來一個老尼姑。

    說是老尼姑真的不過分,一身的赭黃色僧衣,補丁摞補丁的,頭上戴著尼姑帽,叫上穿著沒有底兒的軟布鞋。我保守估計都得有九十來歲了,走起路都抬不起腳了,一步能挪個幾公分。

    不知道為啥,看著老尼姑一身百衲衣,在看看旁邊行須那繡著金線的潔白袈裟,咋看咋不順眼。

    我正猶豫著咋稱呼呢,和尚叫法師,尼姑叫啥來著?我就記得倚天屠龍記里的滅絕,叫做師太。

    沒等我開口,行須已經雙手合十做了個揖,恭敬問訊:“小僧行須,不知道老尼師如何稱呼?”

    “老衲**?!崩夏峁瞇ψ潘檔?。她真當得起老衲,身上的僧衣已經不是百衲了,說千衲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