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电竞小景甜 www.acrdx.icu)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119 差點就死了

    突然出現的白光和反彈的刀刃讓宋媱大驚失色,甚至差點就要砍到她自己。(m.www.acrdx.icu看啦又看手機版)

    好在最后關頭險險避開了。

    就是姿勢實在狼狽,讓宋媱心里異常不滿。

    她怨毒地看著宋璽,接著目光一轉,直勾勾地看著他的脖頸下頭。

    剛剛就是那個地方,突然冒出白光,將她劈出的刀刃震得反彈!

    可惜那東西藏在衣服下頭,根本看不見到底是什么模樣。

    宋媱見多識廣,很快有了猜測:“你身上有防御靈符?”

    宋璽沒說話,只是警惕地看著宋媱。

    剛剛她狼狽躲閃的時候,他也趁機從墻角離開,暫時不用擔心繼續被堵在墻角,退無可退。

    “就算有防御靈符又如何?我就不信你那防御靈符還能一直?;つ?!”

    宋媱根本不以為宋璽能夠擁有靈玉符。

    她下意識以為,宋璽有的不過是張紙符。

    紙符效用有限,最多只能用上三次,就會自動焚毀。

    剛剛的防御力那么強,尋常紙符可做不到,說不定只能用一次。

    如同煙花那樣,爆發過一次后,就徹底寂滅。

    宋媱冷笑,她就不信憑她的實力,還拿不下一個小小的宋璽!

    “剛才是你運氣好,下次就不會有那么好的運氣了。去死吧!”

    ……

    宋禎的辦公室里,宋玥猛地睜開眼睛。

    宋璽的玉符剛剛自動防御了!

    他出事了!

    恰在這時,宋禎的電話響了起來。

    他一看是姚蔓柔打來的,立刻接了。

    只聽姚蔓柔驚慌地說道:“禎哥,家里出事了!

    剛剛來了個女人,一來就動手,阿璽在外面跟她打,動靜太大了,我怕阿璽會出事。

    剛剛我給燕鐸打了電話,可是他現在離得有點遠,恐怕一時半會兒趕不回來,我該怎么辦?”

    宋禎震驚得都不知道該說什么,下意識朝宋玥看去,突然看見她一閃身就不見了!

    “我去解決!”

    宋玥說完,直接從空間里取出滑翔翼,套在身上后,打開窗戶便跳了下去。

    她用了隱身符隱匿身形,倒是不怕會被人看見。

    跳下去的時候她都還在慶幸,昨天制作出了隱身符,不然這事還真有些難辦。

    宋禎確實不知道,他用了隱身符和滑翔翼。

    他只看見宋玥突然消失,而窗戶突然開了,心中就擔心不已。

    猶豫了一瞬,他顧不上收拾這邊的爛攤子,拿著手機就往外沖。

    手機還沒有掛斷,姚蔓柔覺得聽見了宋玥的聲音,趕緊問道:“禎哥,剛剛是玥玥的聲音嗎?她在你那邊?”

    宋禎怕她擔心,一邊往外走一邊安慰她:“你先別急,玥玥已經趕過去了,肯定不會有事的?!?br />
    然而姚蔓柔已經急哭了:“禎哥,我真的要急死了!

    那個女人也不知道是誰,莫名其妙就闖了進來。

    現在外面乒乒乓乓的響,實在是太可怕了。

    阿璽也不知道有沒有事,我想出去看看,又怕會拖累他?!?br />
    宋禎趕緊說:“你千萬別出去!阿璽一個人能應付,你出去反而給他拖后腿!”

    這話不好聽,可宋禎也是沒有辦法了。

    宋璽現在恐怕一個人都應付得非常艱難,若是姚蔓柔再出去,他們就真的危險了。

    一個是他妻子,一個是他兒子,不管誰出事,都是他不希望的。

    但就眼下的情況來看,顯然是姚蔓柔不出去更好。

    宋禎現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宋玥身上,希望她能夠及時趕到。

    至于燕鐸那邊,他既然那么說,恐怕是真的有些麻煩。

    宋禎很快走到地下車庫,打開車門就坐了進去。

    發動車子,迅速沖了出去。

    ……

    宋家別墅。

    客廳已經被破壞的完全不成樣子。

    被破壞的裝潢掉落在地上,幾乎連個能落腳的地方都沒有。

    宋璽躲閃起來越發艱難。

    他畢竟才修煉沒多久,雖然已經煉氣中期,身手卻不夠利落。

    這在打斗的時候非常吃虧。

    宋媱是從小訓練出來的,一身實力自然不是宋璽能比。

    沒多久,宋璽就變得越來越狼狽。

    如果不是靈玉符的?;?,恐怕早就已經負傷。

    然而宋媱也看出了端倪。

    她震驚地看著宋璽:“你身上戴的是靈玉符?你怎么會有珍貴的靈玉符?說!到底是哪兒來的?”

    就連她,也不過只擁有一塊靈玉符罷了。

    家族里很多人都沒有。

    宋璽一個被驅逐的野崽子,怎么會擁有珍貴的靈玉符?

    究竟是誰給他的?

    宋媱想到宋璽身上一次次閃現的靈光心中就嫉妒不已。

    那靈光耀眼至極,每次都能擋住她的攻擊,實在不可小看。

    恐怕,宋璽身上戴著的這塊靈玉符,品級很高。

    這樣的寶貝,又豈是一個野崽子能夠擁有的?

    宋媱眼神一閃,朝著宋璽逼近:“把玉符交出來,我便饒你不死!”

    宋璽不停躲閃,臉上滿是嘲諷。

    他又不傻,豈會相信這女人的鬼話?

    恐怕他一旦交出玉符,就要人頭落地!

    宋媱緊追在他后頭,步步緊逼。

    原本寬敞氣派的客廳,此時滿地狼藉,宋璽躲閃得極為艱難。

    突然,他腳下踩到一塊碎片,頓時打了個滑。

    宋璽栽倒在地,一看宋媱逼近,立刻朝著她的臉打出一道冰棱:“想要玉符?下輩子吧!”

    宋媱閃身避開,突然挑起地上的碎片,砸向宋璽:“敬酒不吃吃罰酒!你找死!”

    碎片密密麻麻,如同雨點般砸落,宋璽下意識抱住了頭。

    這時他身上再度亮起白光,將那些碎片全都反彈了回去。

    然而宋媱早走準備,很快避了開。

    “我倒要看看,你這玉符還能抵擋多久!”

    她話音剛落,宋璽就聽見身上的玉符傳來“咔嚓”一聲脆響。

    他的臉色一白,頓時滿心絕望。

    玉符崩碎,而他的真氣已經損耗得所剩無幾。

    他要死了嗎?

    宋媱一直緊盯著他的臉,看出他神色不對,立刻有了猜測。

    于是得意起來:“看來,你的玉符已經沒用了?!?br />
    心中卻是暗恨不已,這么好的一塊寶貝,竟然生生毀掉了!

    她再次舉起刀:“你果然該死!”

    身后卻突然傳來一聲冷嘲:“該死的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