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电竞小景甜 www.acrdx.icu)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97 跟我有什么關系呢

    那張紙條和匿名電話,對陳旭兩人來說,只是一個小插曲,對他們并沒有產生什么影響。(m.www.acrdx.icu手機閱讀)

    在陳旭看來,這件事只有可能是羅正海做的,楊錦夏真的想聯系他的話,何必用留紙條的方式?他的電話和微信都沒有改過。

    所以,當他見到那張紙條的時候,就明白那大概率是個陷阱,隨手就將紙條給撕掉了。

    他沒有留著紙條,因為上面有楊錦夏的名字。以他的經驗來看,女人是好奇心特別強的生物,一旦知道他前女友的名字,很可能會去打聽她的消息。

    到時候,就會弄出無數的麻煩,她可能會忍不住問,你前女友跟我誰比較漂亮?你是怎么追的她?你們為什么會分手?

    就算她能忍住不問,心里也會忍不住這樣想。

    她不知道名字的話,他的前女友只是一個概念而已。知道了名字,對方的形象就會變得清晰而具體,那種心里感受是完全不同的。

    所以,他從來不在羅希云面前提起過楊錦夏的事情,因為提這些,對他們這段關系,一點好處都沒有。

    …………

    就如金秘書所料,過了兩天,蔣雁就再度跟陳旭聯系,開啟了第二次談判。

    這一次,還是以金秘書為主,陳旭給了她充分的信任。

    這一談,就是一整天的時間,合作的內容,也有了突破性的進展。

    陳旭在一旁聽著兩個女人提出來的種種提議,簡直是大開眼界,合作的方式,是他之前想都沒有想過的。

    蔣雁提出,可以成立一家公司,由她跟陳旭各占一半股權。將品牌和配方放在這家公司里。再由這家公司,跟錦云合資成立一家新的連鎖品牌公司。

    陳旭都聽呆了,這不是明目張膽挖錦云集團的墻角嗎?錦云集團能同意?

    就算蔣雁是蔡虹的親女兒,做出了這樣的事,以后被錦云集團發現,也會被追究的吧,說不定還會連累她媽。

    當談判結束,陳旭將蔣雁送走后,忍不住問金秘書,“這樣做,真的能行嗎?”

    金秘書說,“這是唯一能讓您掌握公司控制權的辦法。放棄一些股份是必要的代價?!?br />
    “我是擔心,錦云集團那邊會發現這里面的貓膩,到時候會有麻煩?!?br />
    金秘書說道,“老板,您放心吧,蔣雁既然敢主動提出來,肯定有十足的把握。我們更應該擔心的是,以后公司做大后,他們會撕毀協議,憑借股份的優勢,把我們趕出局?!?br />
    陳旭聽她這么說,心里不由有些拿不準了,難道,這是商場里的基本操作?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還真是給他上了一課。

    按照蔣雁的計劃,他在兩家公司里,都達不到控股的程度。雖說蔣雁承諾,只要公司不出現重大問題,就不會干涉運營。

    陳旭就算不懂得商場上的套路,也知道,所謂的承諾,在重大利益面前,一文不值。想要繞開這樣的協議,估計也不會太難。

    他問,“你有什么建議?”

    “他們最常用的做法,就是利用資金優勢,通過增資的方式,來稀釋你的股權。很簡單,但也很有效?!?br />
    金秘書提醒道,“不過,在最初階段,不需要擔心他們會這樣做。只有在公司表現出良好的發展勢頭,他們發現有利可圖,才會動手?!?br />
    陳旭點點頭,若有所思,“也就是說,我們還有時間?!?br />
    “對?!苯鵜厥椴鉤淶?,“如果到時候,您跟羅總結婚了,這些都不再是問題。要擔心的,反而是他們了?!?br />
    陳旭不由笑了,果然很真實。

    …………

    錦繡投資頂層辦公室。

    楊錦夏站在飛鏢靶面前,看著凌亂地扎在上面的飛鏢,搖頭說道,“飛鏢確實不是那么容易練的,感覺又退步了?!?br />
    旁邊,一名助理站著,說,“您的進步已經很快了,可能是今天狀態不太好?!?br />
    這時,外面有人敲門。

    她說,“進來?!?br />
    進來的是她的司機琳姐。

    “你先出去吧?!毖罱蹕畝閱敲硭?。

    助理離開后,琳姐將一份文件遞過去,說,“這是錦云那邊最新的情況?!?br />
    “坐吧?!?br />
    楊錦夏接過后,走到沙發上坐下,翻看了起來,過了一會,突然咦了一聲,過了一會,看完整件文件,奇道,“他居然能談到這種程度?難道是我那個侄女給他支招?”

    不等琳姐說話,她又搖了搖頭,說,“不對,她還是缺了點經驗,估計弄不懂這里面的彎彎繞繞。那家伙,不會去找柳坤了吧?”

    琳姐說,“跟錦云那邊談的,是一位姓金的年輕女人,以前是羅希云的秘書?!?br />
    “這么看來,我那位侄女,對那個混蛋心思可不是一般的深啊。也不知道他前世積了多少德?!毖罱蹕暮吡艘簧?。

    過了一會,她又說道,“順便,你查一下這位金秘書的資料?!?br />
    “好?!?br />
    “嗯,那你先出去吧?!?br />
    琳姐站了起來,猶豫了一下,問,“今天是周一了,晚上您還要去醫院嗎?”

    “為什么不去?”

    琳姐提醒道,“可是,羅正海那邊……”

    楊錦夏微笑道,“羅正?;嵩趺窗才?,跟我有什么關系呢?周一的晚上,我都會去看奶奶,這是早已經安排好的日程?!?br />
    “我明白了?!繃戰闥低?,就離開了。

    辦公室里,只剩下楊錦夏一個人,她走到鏡子前,看著鏡子里的自己,自言自語地說,“今天晚上,要穿哪一件衣服去看奶奶好呢?”

    …………

    下午五點多,陳旭像前幾天一樣,開車去接羅希云下班。

    “我來開車吧?!?br />
    兩人下樓后,羅希云突然提出來,“我想帶你去一個地方?!?br />
    陳旭好奇地問,“什么地方?”

    “去了你就知道了?!甭尷T蘋渙艘凰降椎男?,坐上了駕駛座。

    “這么神秘?”陳旭上了車,笑著說道,系上了安全帶。

    車子開到半路,陳旭就有一種熟悉的感覺,而且,越往前走,那種熟悉感越強烈。

    他已經知道她要帶自己去哪了。

    當車子在那棟別墅門前停下,陳旭看著那個無比熟悉又有一些陌生的大門,心中感慨萬千。

    夢境的時候,就在這座房子里,他們兩個住了近三個月。也是在這里,他們從和解,再到關系有了突破性的進展。

    跟夢中有區別的是,現在是盛夏,周邊綠樹成蔭,不論是外墻還是大門,都打掃得很干凈。

    “要不要進去看看?”羅希云問。

    陳旭解開安全帶,拉開車門下車,見羅希云拿出鑰匙,將大門打開,忍不住說道,“這里……”

    羅希云笑而不答,拉起他的手,向里面走去。

    院子里有一棵樹,樹葉很茂盛。在夢境中,這棵樹早就凍死了,只剩下一截枯死的樹干。

    再一次踏進這棟別墅,陳旭的心中涌起了無數關于這里的回憶。

    羅希云打開大門,里面的布置,跟記憶中一模一樣。夢境中,兩人在一起度過的點點滴滴,在一瞬間涌上心頭。

    “一開始,我以為那一切都是夢?!?br />
    羅希云的聲音中難掩激動,“直到我回到了這里,一切的一切,都跟夢中一模一樣,我就知道,那都是真的?!?br />
    陳旭將她拉入懷中,心中涌起難以言喻的感受,在她耳邊說,“我應該早點去找你的?!?br />
    “現在不晚,不是嗎?”

    陳旭想到已經回國的白錦宣,無聲地嘆了口氣。

    叮叮鈴……

    這時,一陣刺耳的電話鈴聲響起。

    羅希云從他懷中離開,拿起了電話,說,“是柳坤打來的?!比緩?,就接了起來,“希云,不好了,羅總進醫院了?!?br />
    ps:今天是我生日,撒花慶祝。然后晚上跟家里人出去吃飯,所以,下一章會比較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