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电竞小景甜 www.acrdx.icu)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六十九章 爹與爸爸的區別

    小小很生氣,后果很嚴重!

    從這以后,小小就開始擠王大祥跟高山在一起的時間了,只要小小看到王大祥跟高山在一起,小小就找各種借口把王大祥給帶走。(m.www.acrdx.icu看啦又看手機版)

    “王大祥,我想買復習資料,你跟我去,幫我選一下!”

    “王大祥,我想買雙襪子,你帶我去買!”

    “王大祥,我頭有些暈!”

    ??????

    總之,小小知道,王大祥一般都是帶高山去公園那里玩。

    只要小小路過公園,發現王大祥跟高山在一起,小小就找各種理由把王大祥跟高山分開,不讓他們在一起。

    羅曉芳跟趙素平私下里說,這小小壞的很!

    趙素平就白了羅曉芳一眼,道:憑什么王大祥就不能對我們家小小好?咱小小哪里比他姓高的那個孩子差啦?!

    羅曉芳也不好說什么,解琳就笑,說小小這是吃醋了!

    當然,只要小小出現在高山的面前,哪怕王大祥就在他身邊,高山會條件反射般地立正,站在那里規規矩矩地看著小小,眼睛里充滿了恐慌!

    小小要求王大祥跟她去,高山害怕小小,會自覺地跟王大祥說拜拜,他就自己回家去。

    這還不算,有一次,小小在路上遇到高山,把高山攔住,小小就手指著他的腦殼訓道。

    “你叫他爸爸沒?”

    高山就仰頭看著小小,想起上回他媽媽高雅告訴他,說咱是男子漢,好漢不吃眼前虧,說咱好男不跟女斗的話。

    再說高山被打怕了,小小那兩個耳光,是真疼。所以高山就說。

    “我沒當別人的面叫??!”

    “背后叫也不行!”小小就手指著高山的鼻子,擺出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道。

    小小每次想起被羅曉芳罰跪的那回,氣就不打一處來,她很想再揍高山一頓。

    但是她怕高山回去告狀,到時候他外公外婆還會找到自己話,媽媽羅曉芳還會找到她頭上來,要是再罰自己下跪,那就更加丟死個人了!

    小小覺得自己那次下跪已經是很丟人,被媽媽打兩下也就算了,關鍵是被逼下跪,讓姥姥大姨小姨和小姨夫他們都看到自己下跪,這個在小小看來,簡直是奇恥大辱。

    她小小不小了,十六歲了,大姑娘了,這要是讓同學知道,那還不得笑掉大牙?她這樣一個傾國傾城貌美如花的姑娘,怎么能下跪呢?

    啊呀咦兮,瞧這事鬧的!

    在小小看來,這個奇恥大辱不是她媽媽羅曉芳帶給她的,而是眼前這個越看越來氣的高山帶給他的,他要不叫王大祥爸爸,自己能揍他嗎?自己要是不揍他,能被罰跪嗎?

    既然不能打他,那還不許訓他嗎?!

    所以小小就攔住高山不給走,像訓奴才一樣訓高山。

    高山怯怯地看著小小,小聲道。

    “那我叫他什么?”

    “我管你叫什么?我就是不許你叫他爸爸!”小小就瞪著高山道。

    高山就看著小小,很怕地看著她。

    小小想了想,覺得這樣不行,這樣自己不在的時候,高山還會叫王大祥爸爸的。

    小小就想到她以前人都會把爸爸叫爹的,這種叫法現在聽起來特別土。

    小小想了想,就露出詭異地笑,她對高山道。

    “你叫王大祥爹!”

    高山愣愣地看著小小,過了一會,他小聲問道。

    “爹是啥意思?”

    高山怕小小捉弄他,他不知道爹是啥意思,所以就怯怯地問了句。

    “啥意思?就是爸爸的意思,以前人都這么叫,你也這么叫!”小小就瞪著高山道:“爸爸那是我先叫的,憑什么你后來的也跟著叫?以后我只準許你叫他爹!”

    高山就愣愣地看著小小,他就想從小小身邊回家。

    小小一把拉住他。

    “你上哪去?你還沒回我話呢,以后叫王大祥為爹,聽到沒?”

    “聽到了!”高山急著要逃離小小這個“魔掌”,所以他答應了。

    “好,這個星期天你找王大祥,讓他上午帶你去公園玩,到時候你就叫他爹,我可是要去檢查的,你要是敢不叫,下次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聽到沒?”

    “聽到了!”高山就懼怕地看著小小,低聲道:“姐姐,那我能走了么?”

    “滾!”

    于是,高山慢慢地從小小身邊過去,眼睛還不離小小,偷偷觀察著小小,心里想,自己怎么有這么個霸道的同父異母的姐姐?

    等到拐角處拐了個彎,高山走了幾步,向后面看一眼,小小并沒有跟來,他就撒丫子往家跑。

    高山回到家中,就問他外婆。

    高山叫外婆為奶奶,高山道。

    “奶奶,爹是啥意思?”

    “爹是爸爸的意思,以前人都是這么叫的,你問這個干嗎?你聽誰叫的?”高雅的媽媽就好奇道。

    “剛才小小姐姐攔住我,非讓我以后叫爸爸為爹?!?br />
    高雅的媽媽就家,她把高山拉過去,前后左右打量著高山,嘴里道。

    “她打你了沒?”

    “沒有!”高山就道:“她兇我,不許我叫爸爸,背后也不準我叫!”

    “等爺爺回來,我們找她去,還真就沒見過她這么霸道的人!咱叫咱的,關她什么事?”

    等到高山的爺爺回去,高山的奶奶就把這事跟他說了,就攛弄高雅的爸爸要去找羅曉芳理論。

    高雅的爸爸想了想,就道。

    “高山叫他爹就叫他爹吧,這能有什么呢?別沒事抖出點事情來?!?br />
    “爹多難聽???現在還有誰叫爹的?是舊社會呀?現在是新社會啦!”

    “什么好聽???咱家山子叫祥子爹就不好聽啦?祥子要是不認山兒,他要是不幫教育著,祖宗好聽,你就是叫他祖宗有用嗎?我不嫌爹難聽,我倒是想讓祥子叫我爹,他叫嗎?你這么大歲數,就不能忍點事!”

    高雅的爸爸就白了眼老太婆道。

    “再說這是什么光榮的事???是我們高雅短理你知道不?是我們高雅當年欺負了人家羅曉芳你知道不?”高雅的爸爸見老太婆還直愣愣地看著他,就沒好氣道:“瞧你那一臉無知的樣,你在家老實呆著吧,別出去丟人現眼了,怕人家不知道似的!”

    說完,高雅的爸爸氣沖沖地進了屋,高山忙地給他倒了杯水,高雅的爸爸就對高山道。

    “高山,你以后就管你爸爸叫爹,???!這樣也能跟人家小小姐姐區別開來,這樣一來,就證明你們不是一個娘生的,其實還是一個意思,知道不?!”

    于是,高山就真的叫王大祥為爹了。

    王大祥好奇,問高山怎么叫自己為爹了?為什么不叫爸爸?

    高山就說了這段故事。

    王大祥在那里是越想越好笑,那天星期六下午,小小又從學?;丶依?,王大祥在門口截住,問小小道。

    “你怎么沒事做了,跟高山一般計較干嘛?他還是個孩子,你還嚇唬他!”

    小小就眼睛向天上翻,沒理王大祥。

    一提這個高山,小小就想起自己下跪的事,一提起這個下跪,小小就覺得丟人,就生氣。

    小小勁直地進了院子。

    羅曉芳在屋里聽到下面他們有人說話,羅曉芳就出來,站在樓上問王大祥。

    “小小又怎么啦?”

    “也沒什么!”王大祥先自笑了,道:“她攔住高山,不讓高山叫我爸爸,非讓高山叫我爹?!?br />
    羅曉芳就一臉惱怒地擋在樓道口,等到小小上去,羅曉芳就道。

    “你是不是皮癢了?我讓你不要去惹事,你當耳邊風是不是?”

    “我怎么了他?我打他了嗎?我就是告訴他,叫可以,可別跟我叫一樣??!”小小就回頭狠狠地瞪了王大祥一眼,嘴里道:“他一個私生子,憑什么跟我叫一樣?”

    王大祥就在下面咧嘴笑,嘴里道。

    “你說你這孩子,你不叫我爸爸也就算了,還霸占爸爸這個稱呼不讓人叫??????”

    小小聽到王大祥這么說,忽然調過頭,沖樓下的王大祥吼道。

    “你配么?你瞧瞧你做的那些齷齪事,我都為你臉紅,左一個又一個的,你以為你是誰呀?你以為你是大戶人家的公子哥兒???可以三妻四妾地往家娶???”

    吼完,小小就從羅曉芳身邊擠過去。

    羅曉芳冷著臉,這回她是一言不發!

    “你這孩子,瞧你這話說的多難聽??????”

    王大祥就嬉皮笑臉地說,未等王大祥說完,羅曉芳也轉身氣沖沖進了屋,留下王大祥一個人在屋外,頭發在風中飄亂!

    王大祥覺得很無趣,他走到三輪車邊,向樓上看了看,樓上的廊檐下,空空如也。

    羅曉芳不理他,閨女也不理他,他就覺得很無聊。

    又一次,小小在路上碰到高山,高山就主動交待。

    “姐姐,我聽你的,我叫他爹了!”

    “誰是你的姐姐?”小小就白了高山一眼。

    高山就倚在路邊人家的墻上,背靠著墻上,仰頭看著小小,他不知道接下來,小小會怎么待他,他也不敢走。

    上次高雅在電話中還跟高山說:咱是男子漢,男子漢一般都是不能跟女生一般見識的,再說了,她是姐姐,她做大的,讓咱干啥咱就干啥。

    高山就在電話里不解地問:我們憑啥怕她呀?

    高雅就道:就憑她是大婆子養的,知道不?

    本來高雅不知怎么回答高山的話,她想懟高山的,沒想到這么一說,她自己倒是先笑了。

    她不知接下來怎么跟高山解釋,就掛斷了電話。

    高雅覺得要想王大祥安安穩穩帶著高山,那么就得對小小委曲求全,高山不能高調,高雅知道王大祥很愛羅曉芳,也知道王大祥很愛小小。

    高山跟王大祥在一起的相處時間太短,還沒建立起水乳相容的感情。

    高雅相信,如果說小小跟高山同時遇到危險,那么王大祥首先會選擇救小小,這一點是無疑的。

    小小自小跟王大祥長大的,自小在王大祥面前撒嬌,王大祥對她是百依百順,要啥給啥。

    高山跟小小對于王大祥來說,哪個感情更好是不言自明的!

    有些話,高雅也不管高山是否能接受,高雅都跟高山說了,高雅甚至把自己比作小婆子,比作妾,她告訴高山,在王大祥面前,他不能跟小小比,人家小小排第一,他只能排第二!

    所以說,既然媽媽讓自己選擇低調,高山就看著小小,看她下面是怎么難為自己的。

    小小就走到高山面前,對他冷冷道。

    “以后,你就這么叫他爹,聽到沒?”

    “我一句爸爸都沒叫他的,我都叫他爹!”高山就昂首挺胸,一副唯小小的命令是從的樣子道。

    “死相,長得還挺像的!”

    小著話,就給了高山一下。

    這一下是小小用巴掌打的高山的頭,有些重,聽到響聲了。

    高山眨巴著眼睛,驚訝地看著小小。

    小小還是怕高山回去告狀,就換了副笑臉道。

    “這頭長得團么拽拽的,還挺像你爹王大祥的!”

    高山先被小小打了一下,他被嚇得頭縮著,又見小小對他笑,他就忙地對小小露出討好的笑。

    小小就皮笑肉不笑地對高山道。

    “回去別說我打你的啊,我這是摸你!”

    “嘿嘿,姐姐跟我玩呢,我知道!”

    小小就收了笑,嘴里嘀咕了句。

    “真是的,給點陽光就燦爛,還蹬鼻子上臉了!”

    高山見小小忽然又冷了下來,而且還白了他一眼,高山就忙地收起笑,站在那里一動不動,眼珠著隨著小小身體的移動轉著。

    等到小小走了后,高山才離開。

    這一次,高山很高興,覺得小小雖然像是打了他一下,但是小小姐姐說了,她沒有打他,只是摸了一下他的頭,可能小小姐姐摸的有些重了。

    小小沒有欺負他,還對他笑了,這就是個進步啊。

    其實高山還是挺稀罕這個漂亮的姐姐的,要不是被她打兩個耳光打痛了,高山還是挺想聽小小訓斥他的,挺想聽小小的話的!

    當然,高山想親近小小的愿望,這個事他跟誰都沒有說,這屬于他的秘密。

    其實也很正常啦,小朋友小時候,誰不想有個漂亮的姐姐照顧自己呢?誰不想有個漂亮的姐姐關注自己呢?

    高山他太無聊,在這里沒有朋友,他只能找他爸爸,啊不,他爹王大祥玩!

    然而,高山想親近小小的愿望,很快就要實現了。

    這么說,是因為第二年也就是二零零七年,兩件事情促成了高山的愿望。

    這兩件事,一是小小有著談戀愛的傾向。

    二是因為高山皮。

    高山他是個男孩子,又跟著寵他的外公外婆過活,家里有個保姆,但是管不住他,倒過來還得受他調遣。

    這兩件事情都讓王大祥很勞神。

    這小小有戀愛的傾向,還是王大祥發現的,羅曉芳是一點都沒有察覺出來。

    王大祥是怎么發現的呢?

    且看下章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