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电竞小景甜 www.acrdx.icu)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75、黑霧

    邢燁聽到“見好就收”能力后問道:“能力作用對象是玩家還是包括npc?是使用治療能力后的24小時內無法攻擊, 只要使用過一次治療能力,當你發動‘見好就收’時, 玩家都無法傷害你?如果對方1個小時內沒有受傷,‘見好就收’依舊有效嗎?”

    “我的兩個能力都只能對玩家使用,所以很需要人?;?,”錢大妞說道, “‘見好就收’是只能?;の易約旱哪芰?,不過只要被我治療過一次的人, 就會受到‘見好就收’技能的影響, 必須成功治療才可以。(看啦又看小說網)”

    邢燁看了她一會兒說道:“你今天已經使用過治療技能了對吧?”

    錢大妞已經見識過楊小毛和曹黑黑的能力,知道自己根本瞞不過這兩人, 便點頭道:“用了,我在使用技能后, 故意不小心碰傷了他們,確保技能生效?!?br />
    “怎么碰傷才能讓他們察覺不到自己被治愈了?”曹茜不由問道。

    錢大妞見終于有件事曹黑黑猜不到, 便得意地解釋道:“指甲劃痕也算的,所以我才會假裝害怕和投靠, 抓住王四胖和秦小二嘛, 小孩子皮膚很嫩, 我的指甲輕輕一劃, 就會出現一道紅印, 這種輕微的劃痕就算不用能力治療,很快就會消失了,很難有人注意到?!?br />
    曹茜意外地看看錢大妞:“你很機靈嘛?這種事情也告訴我們?”

    “你們大佬不都猜出來了, ”錢大妞說道,“我是個見好就收的人,分辨得出其他人的態度。一個連10積分/分鐘的技能都可以隨便用的人,我覺得只要我老老實實聽話,他不會沒事干掉我的,我的積分很少的,對于大佬來說是九牛一毛?!?br />
    曹茜暗暗點頭,之前在秦、王二人面前,她故意表現得與錢大妞不和時,就察覺到錢大妞很配合,果然不是錯覺。

    能夠升到高級世界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保命的技能的。

    “有這個技能后,只要我跟對老大,就不用擔心被殺,還可以混著過關?!鼻篋に檔?。

    說話間,黑暗中竟是又伸出一只手,抓住了錢大妞的肩膀。

    就站在錢大妞身邊,一把拉住她。這一次那只手臂沒有躲開,反而將曹茜也抓了起來。

    曹茜力氣大,帶著錢大妞奔向邢燁,黑暗中的手就把邢燁也抓住了,一時之間,他們竟是被無數雙手包圍住了,連邢燁的手都被按住,無法使用重繪之筆。

    錢大妞嚇得臉色發白,無數雙手抓在她身上,她也一聲不吭,堅決不肯叫出聲來,生怕引來更多的怪物。

    他們明明能夠看到2米左右的事物,但是對于這些手,卻只能瞧見手,手以外的部位好似被一團黑霧蒙住了,完全看不清。

    黑霧……

    被什么東西咬到脖子的邢燁忽然想到了什么,對曹茜道:“掀翻這些家伙,我們跑?!?br />
    曹茜力量極大,一拳打翻咬邢燁的東西,邢燁趁機畫出一個二維碼。

    “光輝之拳”,校園世界結束后,曹茜抽取到的二維碼,可化為拳擊手套或者半指手套,提高曹茜的力量。

    曹茜戴上手套,小小的身軀發揮出巨大的力量,她的拳頭速度變得更快,泛著光的拳套在黑夜中揮出無數道殘影,將黑暗中不知道有多少的怪物們打退。

    清出一條道路后,曹茜一手一個,拽上楊小毛和錢大妞就跑。

    期間她嫌棄這兩人跑得太慢,干脆將兩人分別扛在雙肩上,小小的肩膀上,肩負著遠超這個年紀的負荷,飛速地向邢燁所指的方向沖過去。

    錢大妞被曹茜扛在肩膀上,一路顛得快吐出來。

    好在她晚上嫌棄飯菜難吃,沒吃太多,胃里沒什么東西,此時還能忍耐。

    期間又有無數手臂要攻擊他們,只見曹茜用一米二的身高,扛著兩個人,還能一跳兩米高,將黑暗中伸出來的手全部踹飛。

    邢燁指點曹茜進入一個房子,這房子很破,破土屋,還沒有鎖門,曹茜便直接沖了進來。

    “好了,可以放我們下來了?!毖钚∶野鬃乓徽帕乘檔?。

    曹茜見那些東西果然沒追進來,就放下邢燁和錢大妞,錢大妞一落地就開始干嘔,邊嘔還邊說道:“初始技能點在體能強健的逆命玩家我也見過不少,卻沒一個像你這么狠的,你太厲害?!?br />
    曹黑黑在黑暗中淡淡道:“那應該是他們面對怪物下手有猶豫之心,一旦心存膽怯,速度就會變慢,攻擊力也就沒有那么強?!?br />
    “為什么不用其他二維碼和初始技能?”曹茜問邢燁。

    邢燁道:“我只是有個猜測要驗證?!?br />
    錢大妞:“……”

    為什么有這么多猜測啊,猜測還能冒險去驗證,這兩個人一個有勇有謀,一個智計無雙,還都是高級世界新人,這很容易讓她懷疑自己是個弱雞??!

    “驗證了嗎?”曹茜問道。

    “差不多?!?br />
    邢燁在屋子里翻了翻,終于在炕邊找到了一根繩子,他輕輕一拽,頭頂昏暗的燈泡亮了起來。

    “這是什么燈?用繩子當開關?”錢大妞問道。

    “過去的電燈,開關沒有嵌在墻壁中,會用這種拉線的方式控制開關?!斃響羌虻サ亟饈偷?。

    燈光雖然昏暗,但足夠幾人看清自己身上的樣子了。

    曹茜完好無損,邢燁與錢大妞身上或多或少都有咬傷。

    錢大妞愧疚地說道:“我的技能還要10個小時才能滿24小時,才可以治療?!?br />
    “沒事,”邢燁說道,“這些都是小傷,我們暫時不會有事的?!?br />
    曹茜道:“有什么新想法嗎?”

    邢燁道:“黑暗中的手第一次攻擊錢大妞時,你一出手它們就消失了,第二次你我身上貼著紙替身,你再次救錢大妞,反倒引來那些手更密集的攻擊,代表它們確實只會攻擊紙人,不會攻擊活人。

    “一開始我沒有阻止它們攻擊,就是為了確認它們是想要將紙人置于死地還是僅僅是抓起來或者打傷。

    “現在通過脖子上的咬痕,我確定它們是真的想我們死。如果不是曹黑黑方才及時救我,我的動脈會被它們咬掉。不,紙人的話,大概是脖子上的紙被咬破?!?br />
    錢大妞的脖子上也有咬痕,她后怕地摸摸脖子,不知邢燁是怎么在那種危急情況下想到這么多東西。

    “這里是什么地方,為什么要來這里?”曹茜打量著這個破房子道。

    “這里是我家,”邢燁道,“白天,我家中發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br />
    “什么事?”錢大妞問道。

    邢燁簡單地講述了一下楊嬸的凄慘經歷,并且道:“楊嬸在房子中時,雖然瘋狂到想殺了我再自殺,但是所作所為所思所想完全符合她的人設,就是一個被逼瘋卻還愛著孩子的懦弱女性??墑塹彼叱穌餳湮葑?,走到太陽下,整個人就變得詭異起來,像是……被什么控制了一樣。

    “我很奇怪,屋里屋外為什么會有這么大的差距。而剛才被攻擊時,我發現了一件事,那些手的身上都纏著一層黑霧,讓我們根本無法看清攻擊我們的究竟是什么人,這是為什么?

    “于是我將這件事與屋內屋外的變化聯系起來,這讓我升起了一個想法?!?br />
    錢大妞與曹茜靜靜地聽著。

    邢燁道:“現在我們去院子里,看看那些東西能不能進入院子,我們試著抓一個黑霧中的東西進房間?!?br />
    錢大妞:“……”

    一般人只會開技能用二維碼大開殺戒吧。

    曹茜則是道:“所以剛才在路上,你只是跑,卻沒有傷害它們,就是為了活捉?!?br />
    “是的?!?br />
    邢燁說完后,就帶著曹茜出門,他們讓錢大妞留在屋子里,畢竟是奶媽,還是要留守在安全的位置的。而且邢燁和曹茜一旦遇到危險,只要邢燁停止使用“紙替身”,就不會再遭到攻擊,所以還是由他們兩個去比較好。

    他們方才進入屋子后,那些手就沒有進入,但是當他們走出房門,站在院子中,無數的手又從黑暗中伸出來。

    見手出現,負責誘敵的邢燁立刻戰術后退,此時“光輝之拳”5分鐘時效已經過去,曹茜五指張開,一手一個,抓住兩只手就向屋子里沖。

    曹茜的力氣那么大,但是這個時候,她每跑一步,都覺得身后有千斤重,竟是如此艱難。

    但是還好,比食腦魔白絮的力量要小。

    曹茜咬牙,用力一拽,硬是將黑暗中的東西拽出來,丟進屋子里。

    同時,曹茜也沖進了房中。

    錢大妞一直等在門后,等他們進來后,立刻關上門,可怕的黑暗全部擋在門外。

    忙完這一切后,幾人才來得及低頭去看曹茜抓進來的東西,果然沒錯,是兩個人。

    不,是兩具尸體。

    三個孩子將他們拖進屋子里,接著昏暗的燈光,看到這是兩個老人,已經沒了呼吸。

    “這是怎么回事?”錢大妞一屁股坐在地上,望著這恐怖的景象,腦子成了一團漿糊。

    邢燁鎮定地看著這兩個人,忽然打開窗子,撕下身上的“紙替身”,將腦袋探出窗子,低聲說道:“娘,你在嗎?”

    他輕聲喊了一會兒后,一只手從黑暗中伸了出來,在邢燁臉上摸了摸。

    曹茜把握住機會,把這只手的主人也從窗子拽了進來。

    這只手的主人身上有幾處刀痕,生得極瘦,眼睛大大地睜著,還會隨著邢燁的移動轉動眼珠,正是邢燁這具身體的母親——楊嬸。

    作者有話要說:  食腦魔白絮:作為第一個世界boss的我,現在已經是曹黑黑心中的戰斗力單位了。

    細綱真是個好東西,每次卡文的時候寫一寫,就能順啦,愛大家么么么么噠

    正在陸續發放上一章的紅包,愛大家么么么噠

    我發現我更新時間是在12、14、16、18、20、22、24這幾個時間點反復橫跳的,emmmm……大概是我跳躍能力好吧。。。

    下一更,晚上22點前,么么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