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电竞小景甜 www.acrdx.icu)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八十八章 行俠仗義

    朱玉壽伸出筷子,剛要去夾桌上的小籠包,卻聽到曹正淳傳音道:

    “主子,此地距離天狼寨太近,咱們凡是小心些。(电竞小景甜 www.acrdx.icu)這早膳,還是待奴才試過之后,確認無毒,您再用吧?!?br />
    說完,他夾起一個小籠包,咬了半個吃下。然后暗運天罡元氣,查看體內是否有異狀。

    其實朱玉壽的吸功**,不僅可以吸取別人的功力,也能夠通過內力將自身所中的劇毒傳導至別人身上。

    可以說,這世上大部分的毒素,對朱玉壽都已經失去了作用。

    不過曹正淳一片忠心,朱玉壽也不好拒絕。

    片刻之后,曹正淳點了點頭,傳音道:“奴才看來并無異狀,主子請用膳吧?!?br />
    朱玉壽夾起一個小籠包放入口中,一口咬下去,肉汁四溢,竟是出乎意料的鮮美。

    看來那老板還真是沒有吹牛,這小籠包的味道的確令人食指大動。

    三下五除二吃完之后,朱玉壽高聲道:“老板,再來兩籠小籠包,上兩壺好酒?!?br />
    “好嘞,客官您稍等!老張,先給客官上酒?!?br />
    那老板應了一聲,片刻之后,一個四十來歲的伙計將兩個酒壺送了上來。

    朱玉壽本是頗為好酒之人,這三日來一直都在趕路,屬下眾人皆禁止飲酒。

    朱玉壽身為夜幕之主,自然以身作則,一連三日滴酒不沾,肚中酒蟲早就已經開始造反了。

    也不用酒杯,直接伸手取過一壺酒,就往嘴里灌了一大口。

    突然之間,他哇地將口中的酒全部吐到了地上,失聲道:

    “店家,這是什么酒啊,怎么這么酸???”

    他拿起酒瓶放在鼻下,輕輕一嗅,卻是一股酸酸的味道,分明是老醋,哪里是酒??!

    伙計一副心神不合的樣子,走到朱玉壽身邊,將酒壺提了便走,竟是一句話也不說。

    朱玉壽尚未說話,曹正淳卻已經充分發揮了身為奴才的本分,是勃然大怒,道:

    “混賬東西,竟敢如此戲弄我家主人,還如此無禮,是不想活了嗎!”

    那伙計恍若未聞,已是走到了內堂之中。餐館的老板倒是走了出來,向二人連連賠禮道:

    “客官莫怪,這張三原不是如此的。只是這幾天他家中有事,所以才會如此魂不守舍!”

    曹正淳正要發作,朱玉壽卻微微示意他坐下。

    說話間的功夫,那張三已是又提過一個酒壺出來,放到了桌上。

    朱玉壽這次學了個乖,先是拔出瓶塞聞了一下,兩條眉毛已是又擠到了一塊,原來這壺中這次倒是沒有放醋,卻是滿滿的一壺醬油。

    他苦笑一下,將酒壺放在桌上,道:

    “張老兄,你究竟遇到了何事?先是請我喝醋,這次又是醬油!”

    能幾次三番地出錯,看來這張三確實遇到了什么天大的難事,竟會如此心神不屬。

    那張三看了朱玉壽一眼,隨即便轉過頭去,往后堂走去。

    朱玉壽先前只是動了三分好奇,現在卻是越發有了興趣,非要弄個清楚不可,轉過臉去,向老板的問道:

    “老板,你可知道他家里發生了何事?”

    他久居上位,自有一股攝人的威嚴,容不得人有半分隱瞞。

    那老板微微一顫,道:

    “這位爺,這張三平生做事老老實實、原不會得罪什么人。約摸在半個月前,那嘯月山天狼寨的少寨主,人稱小狼王的凌宇鋒凌少爺,看上了他家的閨女,要娶他閨女做妾。

    凌少爺是何等人物,人家能看得上他閨女,當真是他三生修來的福氣!他卻不知怎得,這幾天老是愁眉苦臉的,好像很委屈了他似的!”

    看他的樣子,似是恨不得自己也生他個七八個女兒,然后一股腦兒地送給人家做妾,以期父憑女貴。

    “凌宇鋒,就是那凌岳的兒子?”

    朱玉壽嗤笑一聲,暗暗道:“看來,這次本少爺得客串一回路見不平一聲吼的俠客義士了?!?br />
    朱玉壽這輩子乃是世家少爺出身,像這種仗勢逼婚之事已是見慣了的,即使聽到,也全不掛在心上。

    畢竟這種事情發生得太多了,怎也是管不過來的。

    這個世界上有了等級,有了貧富,有了權勢,這些就是免不了的。

    就算朱家子弟,會干這種事的,都大有人在。

    不過此時,他正圖謀天狼寨,顧惜朝用兵之能,朱玉壽自然信得過。

    但若在顧惜朝用兵之際,自己借著此事做些文章,拿住凌岳的兒子。威脅他投降或許不現實,但至少能夠分一分他的心神。

    能為此役增添幾分勝算,減少些傷亡也是好事。

    想到這里,朱玉壽掀開后堂的布簾,走了進去,向張三表明自己愿意幫他。

    誰知張三卻是死活不肯同意,只是說那天狼寨勢力雄大,在這蒼月鎮,簡直是土皇帝般的存在。

    就算是鎮上的亭長老爺也招惹不起,更何況是他這等升斗小民。

    又說這本是他家中之事,豈能連累到他人!

    朱玉壽耐著性子勸了幾句,張三只是搖頭。

    最后終于耐性耗盡,直接拔出葉上秋露架在他的脖子上,硬逼著他接受自己的幫忙。

    這世上幫人還要拿出劍來威脅人家答應的,恐怕自己這也是蝎子拉屎獨一份了!

    朱玉壽微微苦笑,暗道自己果然不是當大俠的料,難得行俠仗義一回,還是得拿劍強逼出來的結果。

    不管被逼還是自愿,總之朱玉壽在得到張三的同意之后,便一把拉著張三的手,來到那老板面前,道:

    “老板,他要辭工!”

    那老板一臉的苦瓜相,道:“公子爺,你看我這小店就他一個伙計,若是他再辭了,叫我日后怎么做生意?”

    他早被朱玉壽身上的氣勢所懾,反抗之意倒是絲毫也起不了,只是一味訴苦求情。

    若是在江寧城,朱玉壽一言既出,豈能由得他人置喙。

    只是如今他扮演的是一位行俠仗義的大俠,略微提醒了一下自己的身份之后,道:

    “也好,那就讓他先休息幾天吧?!?br />
    那老板一聽大喜,忙道:“多謝公子爺,多謝公子爺!”

    朱玉壽拉著張三便走,道:“張三,咱們走,先到你家去坐坐?!?br />
    張三一張老實巴交的臉上現出幾分過意不去,對那老板的道:“老板,我先回去一陣,改明兒再來上工!”

    那老板怒視他一眼,高聲道:“記得要快些,這些天的工錢你可一文也別想拿到!”

    隨即看向朱玉壽,道,“公子爺慢走?!?br />
    蒼月鎮雖然繁華,但占地并不算大,朱玉壽一行三人很快便到了張三家中,卻見只是兩間破陋的草屋而已,看那破爛的樣子,恐怕只要來陣大風,這草屋便要完全倒塌掉了。

    朱玉壽三人跟著他進到房中,張三苦著臉招呼眾人坐下。

    桌邊卻只有三張凳子,而且俱是腿腳歪瘸,臟亂無比。

    曹正淳眉頭緊皺,左看右看,挑了一張還算結實的凳子,見上面太臟,便一把扯下衣服的下擺鋪在上面,方才恭請朱玉壽坐下。

    朱玉壽淡然自若的坐下,微微一笑,道:“張三,你且說說,凌宇鋒什么時候跟你提的親,又是什么時候要來迎娶?”

    張三拿眼睛瞥了瞥兩人,隨即便低下頭來,道:

    “凌少爺是七天前下的聘,說是明天便要來迎娶我家小芳?!?br />
    正說話當口,朱玉壽耳廓微微一動,便聽到門外響起了一陣腳步聲,片刻之后,卻見兩人走到了房內。

    那兩人都是女的。年長的一個大約四十來歲,典型的鄉下婦女,黑黑的臉堂,看上去甚是粗壯。

    另一個卻是二十不到的大姑娘,身材兒甚是豐滿,臉蛋兒頗為白凈,一雙大眼水靈水靈。

    朱玉壽見狀,心中不禁暗暗疑惑,問道:“張三,你便是你的媳婦和女兒嗎?”

    他原道張三的女兒必是極美之人,才會讓凌宇鋒不顧兔子不吃窩邊草的規矩,強行逼婚。

    可如今一見,這姑娘雖是長得不丑,但離個“美”字卻是還有一定差距。

    這天狼寨的少寨主莫不是在嘯月山待的太久,審美嚴重退化,見個女人就覺得眉清目秀了?

    這凌岳當年怎么說也是縱橫丹陵郡的一代梟雄,他兒子不至于這么“不挑食”吧。

    張三還沒有回答,卻聽黑臉婦人高聲道:“阿三,你怎么這么早就回來!難道又被人辭退了不成?”

    那少女卻將一雙目光在朱玉壽的身上移來移去,問道:“爹爹,他們是什么人???”

    朱玉壽笑著說道:“張姑娘,我們是幫你們的!你不用怕,明天那凌宇鋒不來便罷,若是來了,我們便讓他有來無回!”

    黑臉婦人聽了,卻是一臉怒容,道:“阿三,你又到外面去亂說些什么了?咱們家閨女能夠嫁給凌少爺,那是她前世修來的福氣!你卻總是苦著張臉,你是不是想要毀了這門親事???”

    說完,還向朱玉壽和曹正淳怒瞪一眼,道:“你們快走,快走,我們家可不歡迎你們!”

    朱玉壽和曹正淳面面相覷,這行俠仗義,受害人不是應該感激涕零才是嗎?

    這劇本怎么感覺有些不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