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电竞小景甜 www.acrdx.icu)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215章 分庭抗禮

    常呂松聽的生生一個激靈,汗毛倒豎。(手機閱讀請訪問m.www.acrdx.icu)

    “沒有這回事,絕對沒有?!?br />
    常呂松否認。

    “是嗎?”林昊面帶微笑:“找到那個已經生了孩子的姑娘,不對,應該說是女人,你覺得很難嗎?”

    “這……”

    常呂松的臉色繃不住了。

    “還有,你收受南城某丹藥行的百萬賄賂,僅憑這一點,我這個副會長,把你繩之以法并處決,問題不大吧?”

    “我知罪?!背B浪傻背」螄攏骸扒敫被岢と奈乙幻??!?br />
    “饒你一命不難,你知道該怎么做嗎?”

    “知道知道?!背B浪閃閫?。

    “很好?!繃株槐掣核?,一股強大氣勢籠罩向常呂松,冷漠道:“不要有任何僥幸或者殺掉我的心理,如敢亂來,你,一定會死在我的前面?!?br />
    話畢,林昊轉身,緩緩離開。

    常呂松抹了把額頭上滲出的冷汗,有些驚駭。

    林昊看似整日東逛西逛,實則是在暗查公會,并且知道的東西,已經太多。

    更可怕的是常呂松不知林昊是通過什么辦法知道的,他急忙查看那兩本隱藏極好的黑賬,賬本還在,看起來未曾被動過。

    那么,林昊是如何得知過往秘事的?

    常呂松滿腹疑問,心緒復雜,該不該將此事告知古云?

    如果告知,恐怕會被那個深不可測的年輕副會長殺掉。

    經過一番掙扎,常呂松做出了決定!

    時光匆匆,兩天后,林昊聽聞大衍圣宗有代表前來煉丹公會,談一個合作。

    古云召集公會眾高層,會見大衍圣宗的代表,唯獨沒有叫林昊。

    林昊在半途,自己進了公會高層和大衍圣宗代表的約談之處。

    林昊的突然闖入,引起所有人注意。

    “這是?”

    大衍圣宗的代表驚愕。

    “咳,不好意思,這是我們煉丹公會的副會長,他來晚了?!?br />
    古云起身微笑道。

    “副會長不是何之風那個廢人嗎?怎么換人了?”

    大衍圣宗的代表更加驚愕。

    此人濃眉大眼,背負古劍,氣息頗為不弱。

    他之話,令公會眾高層都保持沉默。

    林昊掃了大衍圣宗代表一眼,淡淡道:“說話客氣點,我不點頭,你便不能跟煉丹公會達成合作,信嗎?”

    “哦?是嗎?我不太相信?!?br />
    大衍圣宗代表非常淡定。

    “林昊,莫要胡來?!?br />
    古云沉聲說。

    “副會長,這次合作非常重要,你別搗亂?!?br />
    “是啊,副會長,還望您以大局為重?!?br />
    眾高層附和。

    林昊淡淡一笑,道:“既然是重要合作,為何沒人通知我一聲?瞧不起誰呢?”

    一句話,現場鴉雀無聲!

    片刻沉默后,古云嚴肅道:“林昊,你應該清楚自己為什么能坐在這個位置,有些東西,需有自知之明?!?br />
    “我很有自知之明啊,公會有重大決定,作為副會長,我必須參與,為公會分憂?!?br />
    林昊義正言辭。

    古云臉色一僵,一時啞口無言。

    林昊看向大衍圣宗的代表,淡淡問:“這次是合作什么?”

    “也沒什么,大衍圣宗希望公會能給長生城各大丹藥行施壓,各大丹藥行賣給大衍圣宗的丹藥,全部降價三層,這降下來的三層,大衍圣宗給公會一層?!?br />
    大衍圣宗代表淡淡說道。

    “我不同意?!?br />
    林昊直接搖頭。

    “你同不同意有用?少數服從多數!”大衍圣宗代表不屑說道。

    “副會長,公會拿一層利,一年下來便能賺上億靈金,公會內的成員,俸祿便都能大幅度增加,你為何不同意?”

    “不管如何,我同意這次合作?!?br />
    “我也同意?!?br />
    “林昊,大局已定?!憊旁埔嗟?。

    現場,一面倒的支持這次合作,唯有常呂松沒有說話。

    林昊的視線,緩緩掃過諸人。

    最后,林昊的目光,停在一個中年男人身上,淡淡道:“你是公會大長老吳有福吧?一月前,你挪用公會一百萬靈金,去幫你的小情人搞什么酒樓,這件事,你打算如何跟我交代?”

    “這……”

    吳有福臉色一白,頭皮都是一涼。

    林昊視線轉動,停在第二人身上:“你,公會三長老,三月前,你護送一批丹藥前往峰城,那批丹藥價值數千萬,卻被劫了,其實是你中飽私囊了吧?”

    “我沒有,那的確是被劫了?!憊崛だ媳瀋?。

    “不管是不是被劫,你難辭其咎,最好想好該怎么交代?!繃株煥淠?。

    “這都是陳芝麻爛谷子的事,副會長現在提及是何意?”

    一老者沉聲問。

    “你是五長老袁潭?對于你,用人老心不老來形容應該最合適,公會內,你最起碼有三個姘頭,違規給你姘頭加俸祿,賞丹藥,你要不要也解釋一下?”

    林昊說的不急不緩。

    五長老袁潭變色,啞口無言。

    林昊接著又點指了幾人,道出不為人知的秘密。

    在場,有超過半數人,都被林昊說的不敢抬頭。

    “剩下的就先不說了,現在,我反對公會與大衍圣宗的合作,同意的舉手?!?br />
    林昊神色平靜。

    “我,支持副會長?!?br />
    常呂松率先咬牙舉手林昊。

    接著是袁潭、吳有福、三長老等六個人,舉手支持,直接超過半數。

    古云和大衍圣宗代表,眼神已經陰沉至極。

    “林昊,你過分了吧?”

    古云猛然站起身來。

    “少數服從多數,且這些跟我一起反對合作的還算有點良心,呵呵,你們想跟大衍圣宗狼狽為奸,直接就要把人家丹藥行的利潤砍掉三層,這種極不道德的勾當怎么能做?古會長,我反對是給你積德?!?br />
    林昊淡笑道。

    “會長,我覺得林昊言之有理,這種勾當做不得?!?br />
    常呂松沉聲道。

    “會長,這次合作便放棄吧?!?br />
    支持林昊的幾個人,都相繼開口。

    另外那三四個沒有被林昊點破過往污點的高層,此刻保持沉默,因為他們不敢確定林昊有沒有掌握他們的秘事。

    古云深知,此次已難翻盤,無力的坐回座位。

    他萬沒有想到,僅幾天時間,林昊在公會內,竟便能與他分庭抗禮。

    不,應該說,是壓了他這個會長一頭!

    大衍圣宗代表臉色難看,死死的盯著林昊,道:“你如此與大衍圣宗作對,就不怕某天橫尸街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