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电竞小景甜 www.acrdx.icu)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三十三章 浪翻滾(3)

    (看啦又看手機版m.www.acrdx.icu)    朱丹臣一臉震驚的看著主子狂性大發,居然一反常態的對著刀白鳳辱罵,可他卻不知道段正淳已經不是男人了,自然性格也就喜怒無常,無法擁抱妹妹了還給她面子做什么,這就是段正淳此刻的想法

    段正淳看著手下還沒動身,冷下了臉咬著牙一字一句說道“怎么難道要我親自去不成嗎?”那副姿態表明了如果朱丹臣他們不動身,恐怕段正淳親自出馬就沒那么簡單了

    朱丹臣被他嚇出一身冷汗,趕緊哆嗦的磕了個頭謝恩離去,其他幾人也紛紛效仿

    等他們四個離去后,段正淳才從其他人口中得知原來今日吐蕃國師鳩摩智來了,想到自己兒子被綁架,自己又被人閹割的羞辱,段正淳面色一整大呼外面的侍衛,開始調集兵馬準備前去天龍寺

    不過他此時不能騎馬,只能躺在馬車上面,不過還好因為之前楚南怕他死掉,所以給傷口用的都是好藥再加上他現在內功恢復之下倒是沒什么大礙,可以適當的行動

    而天龍寺中現在卻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大戰,楚南看的十分的精彩,然后木婉清悄然無息的來到楚南身邊說“楚哥哥已經安排妥當了,那個段正淳估計一會要派兵來這里了,這樣真的好么”

    楚南看著她嬌俏的小臉就忍不住湊過去親了她額頭一下,眼睛卻依舊看著場面上的戰斗笑道“不亂我們怎么渾水摸魚?好好看吧,這可是不可多得的大戰多學著點”

    場中的鳩摩智早已和天龍寺僧眾打的水深火熱,滾滾熱浪不斷席卷而來,離他們最近的慕容復因為實力不夠被逼退幾步,木婉清在楚南耳邊細聲道“這家伙真是個草包,才這樣就后退了”

    楚南無語的白了她一眼,小聲說“好好看比試,別在意這些有的沒的”不過說實話他現在心里雖然看不起慕容復,可是如今慕容復的變化也有些讓他看不清了,都敢直面大理國了不知道這份后果他受的起么,隨后冷笑著目光繼續看著場中

    鳩摩智一手火焰刀熱浪滾滾,本來讓五個僧人苦不堪言,枯榮見到后也伸手加入戰場組成一個六脈神劍的劍陣,幾人互相配合你來我往之下,鳩摩智滿頭大汗一

    (本章未完,請翻頁)

    臉怒色的看著這幾人

    隨后鳩摩智嘴角冷笑,手下變化反手一擊無相劫指,兇猛的打了過去,空中因為強烈的指勁都燃起一道火蛇直撲了過去,本塵看到面前的攻擊手下一扭想以關沖劍直接抗衡,卻驚愕的發現火焰隨著他的劍氣燃燒過來

    就在他閉目等死的時候,枯榮以指發劍氣打在他的小腿,本塵隨之跪下,隨后無相劫指轟擊在身后的石碑處,直接炸的粉碎

    倒地的本塵看著面露不屑的鳩摩智一陣苦澀,暗道我們的差距居然有這么大嗎

    不過枯榮老和尚卻不在乎這些,反而對鳩摩智說道“無相劫指?看來你真是武學的天才,不過我們有一座六脈劍陣還未用處,讓大師品嘗品嘗,本塵起來布陣”

    六人瞬間變成位置,形成一個梅花狀的陣法手中全部用著六脈神劍的劍氣攻擊過去,不過這次因為六脈齊出,攻擊聲勢浩大

    鳩摩智一看不對勁趕緊躲避,但那些劍氣乃是無影,只見其聲不見其型,嗖嗖嗖的六道聲聲音,在他快速躲避下還是有一道劍氣打在他身上,不過砰的一聲就止住了

    原來鳩摩智這老家伙早已修煉了少林七十二絕技中的護體神技金鐘罩,看著攻擊打在他身上卻沒效果的天龍寺眾人,鳩摩智邪笑著拍拍身上破爛的僧袍道“如何?我這金鐘罩練的可曾到位?”

    不過六脈劍陣可沒簡單,幾人在心中吶喊,隨后嗖嗖嗖幾道聲響,幾人合圍起來開始在他身外兩米處開始不斷的進行攻擊,腳步挪移快速,手中的攻擊凌厲

    這次鳩摩智可就沒有剛才那么寫意,六人合圍起來他退眾人跟著他退,他進眾人跟著他進

    反之這些人手中的六脈劍氣在這個小圈中肆意縱橫,很快鳩摩智身上開始傷痕痕累累,不過他也不懼臉色一變,深吸一口

    隨后一道氣浪翻滾居然是佛門秘籍大雷音吼···這種程度的音波攻擊瞬間,就連臺階下面他帶來的僧眾都承受不住,紛紛七竅流血而死,枯榮看著底下不斷的死去的人,暗嘆一口氣對著其他人示意

    就

    (本章未完,請翻頁)

    這么把劍陣撤了,這一下等于就是個兩敗俱傷了,不過他們幾人也因為直面音波攻被打的耳冒鮮血了

    “你們的六脈劍陣不過如此而已,對比于昆侖山上的混沌劍陣也差不多而已”鳩摩智摸了一下嘴角露出的一絲血,譏諷的看著天龍寺眾人無情的嘲笑著

    “你這番僧··看看你帶來的那些人,都因為你的音波攻死了大部分,要不是我寺枯榮大師慈悲,我們才撤去劍陣還不知道要死多少,你不感恩也就罷了,還嘲諷我等”其中一人直接被他的話氣炸了,反唇相譏

    “哦?可這次比試的結果是誰贏了?枯榮大師?”鳩摩智理都沒理他,反而對著枯榮發難

    不過在他們爭斗的時候,楚南終于等來了段正淳,大批大批的兵馬不斷的涌進天龍寺里面,門口的接客僧還想阻攔,卻被段正淳一掌打暈過去,隨后一臉兇惡的對著身后的士兵說“給我進去捉拿鳩摩智還有里面的慕容家的賊子,王子就在他手上給我沖”

    不過就在鳩摩智逼迫枯榮的時候,身后傳來兵馬走動的聲音,讓他臉色陰沉下來淡淡的說“枯榮大師這是想以兵馬來降服小僧么?”話音剛落下,段正淳一馬當先的出來喝到

    “枯榮大師,這群賊子綁架了我兒段譽,斷不可放他們離去”

    “什么”

    “怎么可能”

    “這···”

    天龍寺眾人聽到后直接蒙圈了,不過段正淳可不管咬著牙走到鳩摩智不遠處,指著他說道“就是他還有他合伙的慕容復一起綁架我的兒子,想以此要挾”

    枯榮大師這時神態變了,一臉冰冷的看著懵逼的鳩摩智說“大師難道就如此行徑?”

    鳩摩智現在也一臉無辜好吧,老子還需要這個?不過想想段正淳說的話,難道是慕容復那個滾蛋做的,想到這里轉頭反身看向后面的慕容復,才驚愕的發現此人早已經消失不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