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电竞小景甜 www.acrdx.icu)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17、番外-妹妹1

    昨天下了一場雨, 今天早晨天已經晴了。(手機閱讀請訪問m.www.acrdx.icu)天空像是被洗過,湛藍無云,東方太陽慢慢升起,照在了道路兩旁的行道樹上。

    繁茂的樹葉依稀透光,落在地上成了斑駁的光影,光影之上, 白嫩嫩的圓團團踩著斑駁的光芒跟在高大的男人身旁。男人穿著作戰服, 橄欖綠的服裝格外有質感, 男人背影高大挺拔, 身材勻稱,肩寬腿長。他邊走著,邊等著身邊的圓團團, 一大一小兩個人, 被太陽拉長的身影落在了地上, 溫馨恬靜。

    雨后的清晨,空氣中都帶著清涼和爽透,圓團團不想讓父親等,亦或是有其他事情, 有些急了,撒腿跑了起來。

    他剛追著父親跑了一會兒,身后突然傳來一聲洪亮的叫聲。

    “阿燃!”

    季燃停住了身體,因為突然剎車,有些踉蹌。父親微俯身,手指放在他的肩邊, 輕輕扶住了他,同時溫聲叮囑了一聲:“小心?!?br />
    “謝謝爸爸?!奔救繼а劭醋鷗蓋仔ψ潘低?,轉頭看向了后面。季錚在他看過去時,也循著剛才聲音發出的方向看了過去。

    昨天剛軍事演習完,今天晨訓過后,南城特種兵部隊又迎來了罕見的休息日。晨訓完后,三三兩兩的兵湊到一起,從訓練場下來后,邊聊著邊往宿舍走,剛好碰到了季錚和季燃。

    沈文剛叫了那一聲,也看到季燃差點摔倒了,他還沒來得及自責,被旁邊倪彥踹了一腳,道:“你小聲點!嚇到阿燃了!”

    倪卓這一腳不輕不重,沈文揉了兩把被踹的腰,連聲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br />
    說完以后,幾個特種兵已經三步并兩步地跑到了季燃身邊。

    特種兵部隊平日除了訓練就是訓練,整天跟一群戰友在一起,在看到季燃這種白軟的小家伙,就算是粗糙堅硬的血性男兒,也不免心軟了幾分。

    每年寒暑假,為了不讓季錚來回跑,姜格都會帶著季燃來部隊長住。季燃停下腳步后,就看到了幾個特種兵跑了過來。他們剛剛早訓完,臉上還帶著未干的汗水,順著小麥色的臉龐滑落。

    幾個人穿著和父親一樣的作戰服,腰間的皮帶已經扯了下來,拿在了手里。即使不在隊伍里,這樣懶懶散散的跑著,步伐里都帶著軍人的力量和正氣。

    他們是曾經和父親出生入死的戰友,季燃出生后,父親就沒怎么再出過行動。但即使沒有出過,從他們身上,季燃也能看到父親曾經的影子。季燃回頭看了父親一眼,隨后笑著看向幾個特種兵,依次叫了出來。

    “沈叔叔,倪叔叔,李叔叔,趙叔叔?!?br />
    小家伙八成是剛喝了奶,奶聲奶氣又中氣十足,還混雜著夏日清晨涼爽的清甜。部隊以往哪里能聽到這樣的聲音,幾個特種兵被叫得渾身舒爽,笑嘻嘻跑過來后,李可應了一聲后,先把季燃抱了起來。

    抱起小家伙,李可用手臂掂量了掂量,笑著說:“阿燃重了一些,長大了啊?!?br />
    旁邊沈文排著隊等著抱季燃,聽李可說完后,趕緊把手臂張開,道:“來來來,我試試,我試試?!?br />
    李可依依不舍把季燃讓出去,沈文一抱,樂呵呵地說:“還真是?!?br />
    這邊沈文剛抱完,倪彥馬上道:“輪到我了,輪到我了!”

    季燃就這樣,從李可手里到了沈文手里,再到了倪彥手里,最后又到了趙野的手里。趙野是四個人里最高最大的,季燃在他懷里,還不如□□長。他小心翼翼地抱著,打量著季燃。

    季燃比寒假那會兒長大了一點,也更好看了。又白又軟,明亮清透的桃花眼,小巧的鼻子,精致的跟個娃娃似的。

    偏偏這個娃娃還靈動,在他看著時,季燃一雙琉璃珠樣的眼睛也看著他,還沖他一笑,眼角彎彎。

    趙野的心被狙擊了。

    他先是嘆了口氣,隨后笑著露出了一口白牙,大手指用了食指,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小家伙的臉蛋,道:“阿燃也長得太好看了吧?!?br />
    說話間,季燃被李可抱了過去,幾個人里就李可還細心點。倪彥看著李可懷里的季燃,手里拿著松開的皮帶,撐著腰看了一眼趙野,冷哼道:“當時阿燃出生的時候,你看到的一眼可是說他丑啊。阿燃,記住趙叔叔,當時他是說你丑的啊?!?br />
    被這么一說,趙野登時慌了,急忙道:“你們當時不也說他丑了嗎?”

    倪彥、沈文、李可:“我們沒說!”

    趙野:“……”

    當時季燃是在軍區醫院出生的,他們四個也隨著一起過去的,說起來姜格生產完后,他們是第一個看到季燃的。

    幾個特種兵臉上還抹著油彩,臉上黑的只看到眼睛在動,趴在玻璃上邊喜滋滋地看著季燃,邊一番議論。其實剛出生的嬰兒,外觀上確實不怎么好看。想起當時的情景來,季錚淡淡一笑。

    特種兵叔叔們幼稚地開著玩笑,當事嬰兒季燃自然是不甚在意的。大家逗著季燃玩了一會兒,季燃到了沈文的懷里,李可問道:“隊長,嫂子沒來嗎?”

    視線原本在季燃身上的季錚,聽到李可的話后,回過神來,道:“來了,還在休息?!?br />
    姜格上上周剛從法國回來,她得了獎,對于她對于黃映,對于今年電影圈都是里程碑式的一個獎。要配合電影宣傳,接受采訪,還要完成學業,這段時間忙得腳不沾地。

    好不容易暑假放松下來,早上的時候就睡過頭了。今天是周末,季錚早訓完回來洗了個澡,就帶著季燃出來玩兒了一會兒。馬上餐廳開飯,他們去餐廳吃過飯后,就準備回山遙小區了。

    “我看新聞,嫂子拿獎了啊?!蹦哐逍ψ潘?,眼中滿是敬佩,“學業,事業,家庭三不誤,嫂子真是個狠人?!?br />
    這次姜格拿獎,上了新聞,前些天開會的時候,部隊的人還向他祝賀了。兩人在一起的時候,姜格說她是喜歡他的人中最厲害也最靠近他的那個。現在,即使家人同意,即使兩人結婚,她的人生目標和前進的腳步一直沒有停過。

    她是個很優秀的女性,季錚很為她驕傲。

    姜格這一覺睡了很長時間,昨天晚上九點入睡,一直睡到了早上七點,足足睡了十個小時。睡醒的時候,身邊季錚和季燃都不在,房間里開著窗戶,清晨的微風吹進來,清新涼爽。

    晨風微涼,輕掃在皮膚上,和皮膚下溫熱的體溫沖撞,姜格慢慢清醒了過來。她走了一會兒神,結婚以后,姜格和季錚的生活安定下來,她的睡眠質量好了不少,但也沒到現在沉睡十個小時的時候。

    可這種嗜睡的感覺并不陌生。

    姜格坐在床上,心慢慢跳動著,低頭看了一眼腹部。

    在她走神的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了開門聲,季燃的聲音傳了進來,帶著清風的涼意和甜意。

    “媽媽~”

    姜格回神,看向臥室門口,輕笑了起來。

    季燃先跑了進來,站在床邊張開手臂抱住了母親。他的身后,季錚也跟了進來。在姜格俯身被季燃抱著的時候,季錚也俯下身來,雙手支撐在床上,在她額前印了一個吻。

    父子兩人一個親一個抱,溫情在床前蔓延,充滿了姜格的整顆心。

    “一會兒該吃飯了?!苯竦屯訪擁耐?,季錚摸著她的臉說了一聲。

    季燃乖巧地被母親摸著,小手覆在她的手上,道:“媽媽,起床洗漱吧?!?br />
    “好?!苯裥ζ鵠?,起身下了床。

    姜格起床后就去了洗手間,部隊的房子不大,但簡潔干凈。姜格拿了牙刷刷牙,外面季燃也跟了進來。他只是想跟媽媽在一起而已,站在他洗漱的小板凳上,季燃拿了媽媽刷牙的杯子給她接了杯水。

    “謝謝阿燃?!苯窠庸?,笑著道了聲謝。

    “不用客氣?!奔救妓低旰?,看母親漱口。

    姜格刷完牙,把牙刷涮干凈后,放下了牙刷和杯子準備洗臉。季燃抽了紙巾,小心地在她嘴角邊擦了兩下,道:“還有牙膏?!?br />
    被擦干凈了唇角,姜格眼角彎彎,抱著兒子的臉蛋親了一口。薄荷味的清香在身邊飄散,連這個吻都是清清涼涼的,季燃開心地笑起來。

    “阿燃?!蓖餉婕撅=辛艘簧?。

    季燃忙轉頭看向門外,應了一聲:“???”

    “換衣服了?!奔撅5?。今天出門的時候,他身上還穿著睡衣。過會兒就要去宋百合家里,該換身衣服。

    “來了?!苯袂W偶救嫉氖?,季燃借力從他的小板凳上跳下去就要往外跑。跑出去前,他回過頭來,抱了一下母親的腿,然后跑著去找父親去了。

    姜格身體后仰探出,看著季燃靈巧的身體去了臥室。臥室門口,洗完澡換好衣服的季錚抬眸看了她一眼。男人換上了常服,干凈清爽,挺拔高大的身材,清俊的面容,只簡單一笑,就讓人心動。

    姜格心跳加快,甜意在心尖兒蔓開,她沖著季錚wink了一下,然后回頭繼續洗臉。

    一家三口去餐廳吃過早餐后,就準備去山遙小區了。季錚給季燃整理好兒童座椅,回到了駕駛座上,側眸看了一眼旁邊的姜格。

    姜格后靠在座位上,眼睛微微閉著,濃密的睫毛下,稍微睜了一點點眼睛,淺棕色的瞳仁清澈透亮。

    “還累么?”季錚抬手放在了她的額頭試了試,溫度剛好。她昨晚就睡得早,今天起得也晚,不應該這么累。

    男人的手掌溫涼寬大,姜格的頭歪過去,像耍賴一樣靠在了他的手掌上。季錚淡淡笑著,手掌托住她的臉頰,像是托住了一朵花兒。

    “夏天容易犯困?!輩揮跋燜?,姜格睜開眼睛后坐直了身體。

    “我陪著媽媽睡?!奔救莢諍竺嫻?。

    姜格笑起來,轉過身體扒著副駕駛座,看著兒子后,把手指伸了過去,笑著說:“好啊,阿燃陪著媽媽睡?!?br />
    說話間,季燃握住了她的手指。

    小孩子的手掌和他父親的手掌觸感是截然不同的,他的柔嫩又細軟,季錚的堅硬溫熱又粗糙,但不管是兒子還是丈夫的手,握住時都是格外安心的。

    兩個男子漢都在?;に?。

    看著母子互動,季錚視線落在了姜格身上,半晌后,笑了笑,發動了車子。

    姜格和季燃在路上的時候都沒有睡,夏天正是景色最好的時候,尤其昨天晚上下了一夜的雨,部隊回城里的這段路程,景色像是漫畫里那樣,干凈青翠,帶著些夏日的浪漫色彩。

    一家人說說笑笑,一個多小時的路程很快就過去,季錚的車子停好,姜格下車,季錚抱著季燃,一家三口上了停車場的電梯。

    宋百合是個勤快的家庭婦女,在北城的時候,日常工作就是準備一日三餐和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條。在北城結婚的時候,這樣照顧丈夫,離婚后這樣照顧父母,來南城后,這樣照顧姜格和姜桐。后來姜格跑通告,她就專門照顧姜桐,后來姜桐也整天忙得不顧家,宋百合無所適從了一段時間。但后來姜格把西瓜送過來給她作伴,他們一家每兩周也會按時回來看她。姜桐知道宋百合喜歡跳舞,還讓蔡紀給她報名學跳舞,宋女士的生活又多姿多彩了起來。

    宋百合是個閑不住的人,今天姜格和姜桐都回來,她大清早就去買菜,一早上收拾了一堆。等到門外響起敲門聲,宋百合立馬從廚房出來開了門。

    剛一開門,季燃就叫了一聲“外婆”,宋百合笑著抱住他,問道:“哎呀,寶寶想外婆沒有?”

    季燃笑著點頭,抱著外婆的脖子蹭了兩下。宋百合笑得眼角都起了皺紋,笑著摸了摸他。外婆和爺爺是不太一樣的,外婆熱情奔放,爺爺沉穩內斂,但不管是哪種愛,季燃都能感受得到。

    “姜桐呢?”姜格走進去,問了一句宋百合。

    宋百合站在客廳,道:“說是一會兒就回來了,早上還有通告要跑,結束就過來?!?br />
    相比姜格,姜桐現在的通告多的要命。但好在她年輕,干勁滿滿,也喜歡這一行,所以忙碌對她來說并沒有太大的痛苦。

    進門后,季錚關上了門,看到宋百合手上還沒洗的芹菜,他淡淡一笑,道:“我來幫忙吧?!?br />
    平日回來,姜格和季錚都會進廚房幫忙,宋百合對他們也沒有客氣,笑著點頭道:“好?!?br />
    季燃從外婆懷里下來后,就和姜格去了沙發上。剛剛敲門的時候,在宋百合房間睡著的西瓜也跑了出來。現在正在沙發上,四仰八叉地躺在那里,等著讓季燃和姜格摸它。

    西瓜現在已經是個大貓了,在外婆的手下,被養的肥嘟嘟的,和小時候的模樣大相徑庭。但它花色漂亮,而且眼睛和臉也圓,胖起來后圓滾滾的,也是格外可愛。

    “西瓜?!奔救濟盼鞴系畝瞧?,叫了一聲。

    西瓜四肢動了動,沖著季燃叫了一聲:“喵~”

    “它在跟我講話?!奔救繼房醋拍蓋?,笑了起來。

    姜格低頭看著兒子的笑,抬手摸了摸他的臉,道:“那你和西瓜玩兒,不要隨便抓它,讓它不舒服,也要小心不被它抓傷,好么?”

    季燃現在還是小孩,玩兒起來難免沒輕沒重,但他是個聽話的寶寶,姜格交代的事情,他都會盡力去做。

    她說完以后,季燃就點頭應允了,看著兒子和貓咪玩兒著,姜格去了廚房。

    今天吃飯只有姜格他們一家三口,還有姜桐和宋百合,滿打滿算也就五個人的量。宋百合菜的量準備的不多,卻都是她的拿手菜,姜格和姜桐從小吃到大的。不太家常,但是好吃,準備起來就比較麻煩。

    姜桐剛一進門,就聞到了香氣。她喊了一句:“好香??!”

    聽到姜桐的聲音,姜格身體探出去看了一眼,姜桐拍完廣告,換下了常服。白t黑短褲,長發束成馬尾,看著清新又漂亮。

    進了娛樂圈后,姜桐顯然是比以前成熟了,但她年齡擺在那里,身上依舊滿滿的少女感。她的個人形象是積極向上的健氣少女,整個人身上都洋溢著青春感。

    “燃燃!”姜桐喊完以后,就站在了門口,沖著沙發上的季燃喊了一句。

    看著小姨臉上的驚喜和喜悅感,季燃配合著下了沙發,叫了一聲:“小姨!”

    “我想死你啦!”姜桐夸張地張開了手臂。

    “我也想死小姨啦!”季燃夸張地張開手臂。

    然后,一大一小兩個人激動地抱在了一起。

    姜桐抱住小軟團子后,妄圖把他給抱起來,然而小家伙長大了不少,她還費了些功夫,抱起來后,姜桐感慨道:“燃燃,你再大點我就抱不動你了?!?br />
    她已經不是孩子了,不會再長身體,但季燃卻是越來越大的。

    說完以后,姜桐笑嘻嘻地說:“燃燃快快長大,到時候抱小姨好不好?”

    里面宋百合聽了,嘆息一聲:“這么大了還沒個正行?!?br />
    姜桐笑容收斂,沖著廚房扮了個鬼臉,季燃被小姨抱著,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道:“能抱得動的話,可以的?!?br />
    小家伙的承諾有些老成,但還是嬌憨可愛的,姜桐的心里像是灌了蜜糖,親了一下外甥的臉蛋,抱著不舍得撒手。

    等實在沒什么力氣了,姜桐把季燃放下來,抬手擼了一把西瓜后,走進了廚房。和季?;褂薪翊蜆瀉?,姜桐邊和姜格聊著最近劇組里發生的事情,邊著手偷吃。

    不管她現在是否成年,是否已經在娛樂圈獨當一面,在回到這個家里的時候,她永遠是被小姨和姐姐寵著慣著的小女孩。

    對于姜格常規偷吃,家人也已經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反正只是家里人吃飯,沒那么多禮數和講究。

    午餐在家人的說說笑笑中準備著,準備好食材后,宋百合開始著手做飯。做飯前看了一眼,才發現家里鹽不夠了。

    季錚做完手上的活,道:“我去買吧?!?br />
    宋百合應允,季錚從廚房出去。沙發上季燃見爸爸出來,問道:“爸爸去哪兒?”

    “買鹽?!奔撅K低?,淡淡一笑,看著正在擼貓的兒子,問道:“阿燃要去么?”

    父親自己出門,應該挺無趣的。季燃應了一聲后,從沙發上跳下來,牽住了父親的手指。就這樣,一大一小兩個人,消失在了門口。

    廚房里的人看著父子兩人離開,姜桐道:“燃燃太乖了,怕他爸自己出去孤單,還專門陪著。我先前參加一期綜藝節目,我的媽呀,小孩子在前臺表現的格外乖巧,到了后臺就跟野猴子似的。下了綜藝節目,拍了張照片,就開始營銷吹噓孩子長得漂亮有演技。要我家燃燃這顏值,進圈當童星,絕對碾壓他們?!?br />
    姜桐現在所經歷的,姜格也都經歷過,所以聽到她的吐槽,也只是笑笑。她坐在椅子上,正午的日光照進廚房,曬得人懶洋洋的,姜格又有些犯困了。

    旁邊宋百合問道:“這個菜放辣椒嗎?”

    姜格看了一眼,道:“放點吧,多放點?!?br />
    姜桐回看了姐姐一眼,驚奇道:“姐,你以前不怎么吃辣的?!?br />
    “最近口味變了些?!苯窕卮鸕?。

    季錚帶著季燃去商店買了鹽后,就出了商店。天漸漸熱起來,季燃戴著帽子跟在父親身后,父親沒有回小區,而是去了隔壁的一家店。

    待他走進去后,季錚把簾子放下,抱起他坐在了高腳凳上等著他。店里有一股藥味,季燃看著碼得整整齊齊的貨架,問道:“爸爸,你生病了么?”

    “沒有?!奔撅;卮鸕?。他說完后,低眸看著他,道:“給媽媽買點東西?!?br />
    “媽媽生病了嗎?”季燃問道。

    看著兒子眼中的擔憂,季錚抬手揉了揉他的頭,淺淺一笑,道:“沒有,別擔心?!?br />
    小家伙眼中的擔憂消散,沒有繼續追問下去,耐心地等待著店員過來??吹郊撅:圖救?,女店員眼中難掩驚艷,笑著問道:“需要點什么?”

    季錚禮貌一笑,指了指貨架。女店員看了一眼,心下了然,笑著過去拿了過來。

    午飯做好,一家人吃過飯,姜桐下午還有通告,依依不舍和季燃分別后,就火急火燎地上了保姆車。

    姜格吃過飯后,困得更厲害了,就在山遙小區午睡了一會兒。到了下午,在家里吃過晚飯,一家人回了部隊。

    到部隊的時候,就已經晚上八點了。姜格抱著季燃,給他講故事哄他入睡。季燃睡著以后,她自己也睡著了。

    這一睡,又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她今天醒的比較早,醒過來時,季錚甚至都沒有起。她剛動了動身體,季錚的手就伸了過來,放在了她的頰邊,將她散落在頰邊的碎發撩到了耳后。

    天還沒亮,黎明前的黑暗把臥室里染得黑漆漆的,床頭的呼吸燈將室內照得一明一暗。姜格聽著季錚的呼吸聲,感受著他手指粗糙的質感,笑了笑后,翻滾進了他的懷里。

    季錚張開手臂接住了她,她的身材是纖細的,但格外柔軟,抱著時乖乖巧巧。

    “今天怎么這么早就醒了?”季錚低頭親了她一下,輕聲問道。

    季燃還在睡,小家伙躺在兒童床上,呼吸恬靜安穩。

    姜格伏在了他的懷里,聽著他的心跳隔著胸腔傳遞到她的耳膜,她閉著眼睛,道:“我最近睡太多了?!?br />
    沒有人比自己更懂自己的身體,這種熟悉的嗜睡感,在這幾天變得越來越經常。姜格也不是睡的太多,只是相比她以前,要睡得太多。

    想到這里,姜格抬眸看向季錚,道:“我可能……”

    “測一下?!奔撅5?。

    兩人的聲音在黑暗中沖撞到了一起,男人的聲音在黑夜中格外的低沉溫柔。姜格愣了一下,抬眼看向了他。

    呼吸燈亮起,燈光下,男人的眉眼間比他的聲音還要溫柔。

    并不是只有她懂她的身體,季錚也早就注意到了。姜格神色停頓半晌,復而一笑,枕著他的手臂,道:“怎么測?”

    季錚抬頭看了一眼兒童床,季燃仍然睡得很熟。他從床上起身,然后把姜格也抱了起來。姜格身體突然懸空,她沒注意,輕輕地“呀”了一聲?!把健蓖暌院?,她抱緊了季錚,然后兩人齊齊看向兒童床。確認季燃沒有被吵醒后,兩人笑著離開了臥室。

    去了客廳,季錚把昨天買的驗孕棒給了姜格。姜格拿了驗孕棒,轉身去了洗手間。臨進去前,她回頭看了季錚一眼。

    男人站在那里,沖她淡淡一笑。

    即使已經生過一次,但懷孕對一個家庭來說還是一件喜悅且嚴肅的事情。姜格笑起來,拿著驗孕棒進了洗手間。

    往日這個時間,季錚也該起床了。他雖然不需要參與訓練,但每天的早訓他一日都沒落下過。這是身為軍人的自律。

    天邊泛起了魚肚白,照亮了黑夜。

    姜格這次測孕已經有經驗了,馬桶的聲音響起后,水龍頭的聲音也響了起來。不一會兒,姜格從洗手間走了出來。

    她出來后,就跳進了他的懷里。季錚穩穩地把她接住,笑著吻了吻她的耳尖。她還沒有說話,但她的胸腔貼著他的胸腔,他感受到她胸腔內的心跳已經亂了。

    姜格抱了季錚一會兒后,直起了身體??吞锏牡乒獍雅蘇盞酶褳馕氯?,她眼角彎彎,桃花眼亮晶晶地看著他,笑著說。

    “阿燃要有妹妹了?!?br />
    作者有話要說:  在線征集妹妹名字!火字旁,單字!

    這章本來要做兩章的,怕你們等急了!我今天相當于雙更了??!

    明天生!不要催了!估計不是周四就是周五完結,提前做個心理準備呀~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怕冷的番茄醬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張張張張娉、青衿 2個;原色攝影,霞霞、凜凜、琛琛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29318952、許幽涵 50瓶;忘記、種我們自己的園地 40瓶;木易廣廷 35瓶;梨渦婷、喬喬三歲啦 30瓶;糖果富豪 28瓶;竹影白梅i 23瓶;viki 22瓶;沒有靴子的貓、我愛瘦司、九思 20瓶;酸酸的味道、千璽呀、呼延覺羅a、牛奶、夙兒、.、每天一瓶酸奶、雞爪是我的、夢里縱馬過天山、胡桃的冬天 10瓶;尤失° 9瓶;商商、三水原 6瓶;吃栗子吃栗子、病毒、yun、朝顏、sss、橘町檸、釋然、echoy 5瓶;領頭的小魚干 4瓶;葉子reber 3瓶;tsuisinying、歡歡、哦、linmissy、修身養性、蹲蹲蹲蹲文、冰璃殤、悠悠閑閑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